志愿军180师朝鲜战场失败,战俘回国后的悲惨生活

历史解密 2017-10-10 17:17:59

中国在上个世纪经过了艰苦卓绝的斗争终于为中国迎来了强盛的希望,而在朝鲜战争中,中国军人得到了世界的尊敬,而志愿军180师在战争中虽然失败了,但是也应该得到哦英雄的待遇,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些志愿军180师却往往不得善终。

战场失利的志愿军180师

志愿军180师

1951年10月,志愿军对失利作出了正式结论,“180师突围并没有经过严重战斗,但是一个师损失殆尽,给党和人民招致不可弥补的损失”,不能从军事指挥上找原因,而是“政治上动摇逃跑,贪生怕死,把一个师让敌人消灭了”。随后,师长、副师长被撤职,团以上干部党内留党察看,行政上一律降职、撤职。军部甚至一度考虑撤销180师番号。

志愿军180师

539团政治部主任李全山,因为在检讨中表示自己曾有“万一负伤被俘,也要坚持斗争”的思想,被军部严厉批驳,认定“一个团级政治干部,竟准备屈膝作俘,是叛变行为”,给予党内外双重处分,调离军队转业地方。1952年,对180师的问责再次升级。中共志愿军党委发出文件,强调了“180师全师被歼灭”,该师各级干部犯了“右倾逃跑主义错误”。

志愿军180师

539团战士童志安参加了团里的排以上干部“180师受挫学习会”,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师会背上政治动摇的恶名,“当时不敢说,许多人都是违心做检查”。后来,539团团长王至诚无可奈何地说:“这种情况下,我们满身是嘴也说不清。”1954年,180师参谋长王振邦曾向军部提出,失利主要是兵团指挥失当,不能把责任全推到180师头上。这被批评为已有定论。

余生凄惨的志愿军180师战俘

志愿军180师

朝鲜战争最后一年,整顿后的180师被重新带回战场,用“一切为了翻身”做了动员口号。肖德元记得一个连长就死在打翻身仗中,他冲得太急,脚下踩了地雷,“怕是憋了一肚子气吧。”赖富柏再次参加了阻击战,坚守阵地三天三夜,没有水时,甚至只能喝尿。作战参谋冯志诚终于有了用武之地,通过他设计的作战方案,攻克了韩军的阵地,一直打到停战那一天。

志愿军180师

第三兵团司令许世友随后宣布,“180师打了翻身仗”。但这个喜悦随即被更大的喜悦冲散。1953年7月27日,停战协定签字生效,朝鲜战争正式结束。朝鲜战争结束后,180师一部分官兵随部队驻防南京,一部分士兵转业复员。180师的战俘,营以上干部转业地方,连以下干部战士保留军籍者全部复员还乡。肖德元转业回到成都一家木材公司,报到时,经理听说他是180师的,大吃一惊,“就是那个全军覆没的啊。”

前面已经介绍了琅琊榜是什么朝代,相信大家对《琅琊榜》这部电视剧的背景有了清晰的了解。而在剧中,最为复杂,也是最为烧脑的还属琅琊榜人物关系图,里面错综复杂人物关系让人看了头晕。以下就随琅琊榜人物关系图,一起去看看吧!

琅琊榜人物关系图,错综复杂

琅琊榜人物关系图1.jpg

电视剧《琅琊榜》大家肯定不陌生,它是2015年的热播大剧,里面较快的节奏让不少无原著党观众“水土不服”。为了让大家更好的理清里面的人物关系,从而才有了琅琊榜人物关系图。

3.jpg

在剧中,我们知道琅琊阁,是天下最神秘的地方,同时,它也是天下最公开的地方。无论你想知道什么,只要带着足够的银子进了琅琊阁,就能得到满意的答案。下面就随小编一起去看看琅琊榜人物关系图,通过图文了解详情。

22.jpg

琅琊榜人物关系图完整版

梅长苏,琅琊榜人物关系图中的关键人物,他是琅琊榜首,外号江左梅郎,曾经的赤焰少帅“林殊”。进入金陵易名“苏哲”容颜清绝,从容淡定,病体缠身,手无缚鸡之力却能搅动风云。

琅琊榜人物关系图2.jpg

作为主角的第一形态,林殊在琅琊榜人物关系图中也是至关重要的,他原金陵帝都最耀眼的少年,雪夜薄甲逐敌于千里的赤羽营少帅,“霓凰”未婚夫。只有知道了这点,后面的剧情才能看的更加明白。

志愿军180师

赖富柏也回到了四川安县老家,重操理发旧业。“文革”中,他因为开理发店被打成当地最大走资派,在一次批斗会上,一个曾经的战友突然站出来,揭发他所在的180师打了败仗,他是其中的逃跑分子。“你们说,这样的人该不该斗?”战友喊。“该斗,该斗!”群众们挥舞起拳头。“严汝贤则是祸从口出。这个180师539团的文教员,战争结束后进入乐山第五丝织厂。

渴望翻身的志愿军180师战俘

志愿军180师

反右时,他和单位同事在茶馆聊起抗美援朝。同事说,打败美帝国主义指日可待。可严汝贤多嘴,偏要用自身经历泼冷水,告诉他180师失利的事实。当时同事不说话,直到有一天单位开大会,领导在会上突然点名批评,“某人竟敢污蔑志愿军,居心叵测。”随后,严汝贤被单位开除,打成右派,只好回家务农。曾经的俘虏,日子更不好过。战争结束后,一共有六千余名志愿军战俘回到祖国。

志愿军180师

他们被统一安置在辽宁昌图的归国战俘管理处。在归管所,战俘们被要求以“狼牙山五壮士”的高标准对照自己,交代错误。张城垣的处理意见上写着,“受敌严刑拷打较多,是否有失节行为,要在今后长期工作中考察”。他不服,跑去找归管处的领导,领导严厉地说,“被俘回来就是人民的罪人。”吴成德则被定性为叛党、叛国,开除了党籍、军籍,分配到东北的农场。

志愿军180师

“他是被俘的最高领导,180师打了败仗也要算在他头上”,张城垣跑去看他,两个人坐在屋子里无话可说,吴成德突然哭出声来,那一年他已经48岁。六千余名志愿军战俘,随后在他们的档案袋里,都加上了“特嫌”、“控制使用”等字样。由于战俘身份,复员回到地方后,张城垣先后被县广播站、乡信用社开除。“文革”中,他被打成叛徒、现行反革命,只能在村里放羊为生。

志愿军180师

80岁的钟俊骅如今已经垂垂老矣,1954年,当20岁的他回到成都,街坊邻里慢慢都知道了他的战俘身份。女友的母亲逼他们分手,“她家里人说,难道你想和一个历史不清、政治动摇的人在一起吗?”这句话,折磨了钟俊骅十多年。“180师是个悲剧,战俘更是个悲剧。”张城垣无奈地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