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黄占r18abo肉车

热点 2020-05-23 20:10:57

我看到星主对着那个CODY姐姐笑了……

其实从泰亨那里回来之后,虽然不怎么认同泰亨前面的话,但是有一句让我有些茅塞顿开,那就是,哥哥们喜欢星主,并不耽误我喜欢星主。

我喜欢星主吗?

喜欢!

非常喜欢!

我从釜山来到首尔,刚进入公司的时候,满身的自信和骄傲被短短的一个月打击得丝毫不剩,我迟疑着要不要坚持坚持下去的时候,星主来了。

一个比我还小两岁的孩子,从国外过来为的就是出道,我还有什么理由在这里自怨自艾,总之,是他给了我继续坚持下去的理由。

我喜欢他的……

而且也就像泰亨讲的,我也有一个97年的亲弟弟,那么我放在星主身上的感情,是不是也就是哥哥对弟弟的感情……

我做一个假设,如果智贤在学校的时候能交到很多朋友,如果智贤能被年纪大的哥哥们喜欢,我是高兴的,因为这代表着我的弟弟是一个善良并可爱的人。

那放到星主身上呢?

……

我在犹豫并且害怕着……

或许,我可以把这个当作是在亲情、友情、爱情之外的另一种感情?

就像是泰亨的草莓,即使是自己的妹妹,还是会伤心,还是会觉得气愤,所以我的弟弟现在成了大家的弟弟,我伤心难过一阵子是不是也是正常的?

抱着这样的心态过了一段时间,感觉好像确实有点,所以其实我和泰亨一样的,而我也在渐渐的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我才刚出道,还是新人,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练习上面,要把每一个舞台做好,要让每一位来看我们表演的人认可!

但这并不表示除了成员们,随便来着什么人就能分散星主的注意力!

在美国的时候,我就感受到星主有很高的异性缘,所以会吸引到我们身边的工作人员,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只不过这个CODY姐姐给我感觉不太好。

9月后,我们的境地更加艰难,而星主太累了,我能感觉到他在强撑着活动,只是就算问了,他也不愿意说。

我很难过……

却在抵达日本下飞机的时候,看到星主笑了,他在对着那个给他补妆的CODY姐姐微笑,笑容很轻很淡,我却能感受到这里面的轻松……

他们再聊什么?

我头一次感受到嫉妒这种情绪,很想走过去插到他们中间,然后揽着星主和他说话,把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

可机舱内人太多,而且经纪人哥哥们在看着,我也只能跟着一并下了飞机,有些不放心回头在看看的时候,星主已经补好妆和平时一样跟着过来了。

我稍稍松口气……

却在下一秒又提了上来。

那个CODY姐姐看星主的眼神不一样,真的不一样,我不动声色的揽住星主,问他等日本行程结束要不要和我一起在日本走走。

星主先是愣了下,然后笑着拒绝了我。

在他拒绝我的一瞬间,我想到了那个CODY姐姐看他的眼神,所以这几天的假期是打算和谁度过呢?

心里惦记着这事情,后来才知道星主独自去了美国,看到他在群里发的话,突然的放下心来,然后等我从日本回来,就听星主说,他去釜山玩得时候认识了一个练习生亲故!

所以……

姜丹尼尔又是谁?!

能不能让我这个哥哥省点心!

去釜山玩,为什么不找柾国,那样就不会认识这个什么练习生亲故了!

呼……

更多的人喜欢星主,我应该高兴才对……

而且,星主也值得更多的人去喜欢,反正不管怎么样,我们只要是他除了家人之外,最亲近的人就好了。

何必纠结这么多……

可是现在,我又看到星主对着那个CODY姐姐笑了,在拍摄画报的空档,我就站在星主和那个CODY姐姐的后面,我清楚的看到星主对她的亲昵……

即使宪勇哥已经脸色不对劲了,还要这样吗?

回到韩国的第一件事,我们搬家了,并且在准备回归,去美容院的机会少了很多,而且星主出去或者干什么的都会跟哥哥们说。

觉得硕珍哥发一次火真的太及时了,星主这段时间都老老实实的,虽然在录音的时候突然严肃的让我有些害怕,但是我知道,他相信我,才会让我去唱。

这份无条件的信任让我很开心,我要更加努力才能不辜负这份信任,才能不辜负星主辛辛苦苦写的歌,才能更自信的作为防弹的一员。

台湾的时候,我偷偷的站在舞台的后方,看着背对着我的星主,迎着对面成片的星光,唱着歌。

我看着星主在漫天飞舞的彩纸里仰着头。

那里是我们共同的地方,我听到阿米们的欢呼声,那是给星主的,我极力的克制住自己就这样冲上舞台拉住星主,想告诉所有人。

这就是我喜欢的……

弟弟……

所以,不是什么人都能不自量力的靠近星主的!

我开始有意识的CODY姐姐接触,我这张脸没想到还挺受姐姐辈欢迎的,在我主动问候的时候,那个姐姐除了惊喜还有羞赧……

羞赧?

接触多了,我就意识到这位CODY姐姐的心思,怎么说呢……

渔场管理?

呵……

所以,不论是星主也好,我也好,或者其他的成员们,只要和她接触过的,都会表现出这样的姿态吗?

我一直知道,这个圈子很乱,把眼光放在星主身上的女爱豆不少,其中不乏那些美貌且有地位的前辈,但是都被星主一一拒绝,收到联系方式的时候看都不看的直接交给经纪人,从来没有私藏什么的。

那么这位姐姐的自信是因为星主给了几次稍微亲昵的举动或者微笑,又或者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成功了最好,不成功了还有剩下的人?

我不惮以最险恶的用心去揣测人心,不管出自什么目的,我都不能让这个CODY再去接触到星主,即使星主可能是认真的……

很快,我和星主对那个CODY姐姐的态度,让宪勇哥知道了,我第一次单独被宪勇哥喊到会议室谈话。

而问的就是那个姐姐的事情……

终于来了……

星主,对不起!

即使有一天你知道了这件事,可能会怨恨我,我也会这么做。

我和宪勇哥承认了我和那个姐姐有点好感的意思,虽然被几个经纪人哥哥们训话了一顿,但是有皓范哥在,我也没被怎么着……

而因为我,很快我们就换了美容院。

我观察了几天,发现星主似乎没有特别的情绪不一样的时候,就渐渐放下心来,直到我们后续曲《Dope》回归,星主才在车上问了。

有些紧张……

但是,星主似乎并没有太多情绪的样子……

啊——

是太过紧张了吗?

这几年相处下来,星主不是拎不清的孩子,我对前段时间的自己有些无语了……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