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总目录 罪孽深重的我王叔

热点 2020-05-23 19:20:54

昏暗的室内几盏残烛明灭,角落铜香炉里的龙涎香燃烧的味道填满了这个不大不小的房间。黑胶唱片在唱片机里不停旋转,咿咿呀呀的中国戏剧声字字清晰。

红木雕花博古架上零散摆着几件古玩,位居其中的长颈粉彩花瓶里斜插一枝将开未开的桔梗花。博古架后摆着一张五屏鸡翅木金漆罗汉床,床中间又架着方形螺钿炕几。

跪坐在炕几边的美丽无双的少女身上蔚蓝色的水手服和中国风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她如海藻般的黑色长发披散在白色的水手领上,鬓边别着小提琴模样的木质发夹,看上去温婉秀丽惹人怜爱。

炕几另一边则盘坐着穿红色唐装的黑发小婴儿,小婴儿眉目精致,脑后垂着黑色小辫儿,可爱得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中国娃娃。

炕几中间摆着一盘围棋,圆润的棋子错落摆放在楠木棋盘上,黑白两色僵持不下,整个局面呈现出几分焦灼。

只见那婴儿颇为讲究地捧着小号的茶盏细细品味着,依稀可以闻到乌龙茶的清香。

“千代,你的心乱了。”

明明奶声奶气,口吻却偏偏如大人般,如此违和的事情放到这个特殊的小婴儿身上仿佛理所当然。

靠墙的金色座钟发出嘀嗒的走动声,时针在Ⅶ和Ⅷ两个数字间停留,而屋外已是繁星满天。

沢田千代那洁白如玉的纤手在棋笥上停留了一会儿,却始终没有拿出棋子。她望着面前的棋局,半晌没有回话。

是的,沢田千代的心乱了,不然以她的天赋早就赢了这盘棋,而不是到现在还举棋不定。

可是她的心又如何能不乱呢?

彭格列暗丨杀部队巴利安的名号在整个里世界都出了名,冷酷无情手段狠辣,其首领Xanxus更是在八年前一手策划了大名鼎鼎的“摇篮事件”。这样的一群人和如今年龄不过十二、三岁的沢田纲吉和他的守护者争夺彭格列的继承权,又怎么叫沢田千代不担心?

今天是最后一战,决定胜负的一场。

沢田纲吉拼命要保护他“柔弱的妹妹”沢田千代,使其不被卷入彭格列这个深渊中,却不知沢田千代早已入局。他拙劣的“晚上的相扑比赛”谎言怎么可能瞒得过沢田千代?沢田千代只不过装作被他骗到,好让沢田纲吉安心罢了。

沢田千代想到沢田纲吉那副不会说谎却偏偏挤眉弄眼要糊弄她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子真是被里包恩卖了还在替那个该死的阿尔克巴雷诺数钱!她这么多年的教导都白费了,光长个子不长心眼!

她这一气,眉头就微微皱起,虽然只是一瞬,还是被对面的中国娃娃捕捉到了。

小婴儿将茶盏轻轻放在炕几上的棋盘边,望着沢田千代长叹了一口气。

“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今天这场战斗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沢田千代闻言,像是想到什么恶心、下作的东西一样,露出厌恶的表情。

“啊,真是可悲啊,不被彭格列指环承认的‘候选人’,就像阴沟里的蛆虫一样在污泥里挣扎。飞蛾就是飞蛾,无论怎么努力也变不成蝴蝶。”

小婴儿听到如此恶毒的语言,也只是笑了笑。

“就算是飞蛾,也有向往烈火般光明的心啊,那种哪怕付出生命也要绚烂一次的心情,恐怕你没有办法体会吧?”

虽是怜悯的口气,小婴儿的神情里却没有半点对所说对象的同情,冷淡得不像是能说出这番话的人。

“哼。”这是沢田千代不屑的冷笑声。

“青帮上一任帮主,现任太上长老,‘笑面死神’,岚之阿尔克巴雷诺,竟然给予一个失败者这么高的评价?别开玩笑了。”

里包恩是第一杀丨手没错,可七个彩虹之子中最令人忌惮的反而是这个会笑着将敌人骨头生生从皮肉中分离的疯子。尤其是这个疯子身后还站着中国最大的帮派——青帮!谁也不知道这个疯子什么时候会翻脸不认人,当场杀了同盟者这种事也不是没有过。

只是近年来的修身养性个深居简出让他们渐渐忘了此人的“丰功伟绩”,可不代表这个疯子就此从良。

“风”,暴风之岚,以双拳破万法,哪里是可小觑的角色?

风以微笑回应沢田千代的嘲讽。

“反正他一辈子也只能乖乖地成为‘养子’了。”口气凉薄极了。

“啧,”沢田千代嗤笑一声,“所以说所谓的‘仁慈领袖’全都是装模作样的虚伪玩意儿,也就沢田家光那蠢货会为这种家族搭上自己的妻儿,恶心至极。”

她低头看着手上那枚刻有彭格列家徽的戒指,毫不掩饰内心对彭格列九代满满的恶意。

“抢来的王冠可是会压死不自量力的废物,自己祖先欠下的债,乖乖还吧。”

沢田千代想起塔尔波转送给她的,奥罗拉.彭格列留下的私密日记里关于过去的真相,就觉得彭格列九代那副样子令人作呕。

彭格列二代和彭格列初代并没有血缘关系。

当初彭格列二代强行从彭格列初代手中抢走首领的位置并把初代赶到日本,就为他自己和他的后代埋下了祸根——来自彭格列指环的诅咒。

这种强行获得彭格列指环的方式并不能真正得到指环的承认。

自二代开始,每一任彭格列首领只能在位十年左右就会死于非命。而且每一任彭格列首领对于彭格列指环的掌控程度会越来越低,到了彭格列九代的时候甚至只能借助沢田家光这个正统后代的帮助才能勉强使用彭格列指环。

Xanxus其实就是彭格列九代的亲生子,可是到他这一代已经彻底不能使用彭格列指环,九代只能对内宣称Xanxus是自己的养子,好绝了自己儿子继承彭格列的希望。

不过……

沢田千代露出恶意满满的笑容。

彭格列二代更蠢。

奥罗拉.彭格列是个无可救药的初代控,其次是个家族控。

彭格列成为里世界无冕之王后,发展家族就需要更狠更绝的手段,这是一个黑丨手丨党家族不可避免要走的路。可她不忍心彭格列初代背负这份“罪”,所以,她鼓动自己野心勃勃的弟子篡位,让二代以恐怖震慑里世界。

而初代只需要扮演被背叛的光辉首领,在日本休养生息,等待后代重新掌握彭格列,因为奥罗拉.彭格列早就算到了今天。

为了保护初代后裔,奥罗拉.彭格列化名风青建立了青帮,一百多年来青帮瞒过彭格列秘密守护着初代后裔,就是等着初代血脉再次掌控彭格列的那一天。

奥罗拉.彭格列才是一切的元凶。

而彭格列二代,不管他知道与否,他和他的后裔都被当成他师父用来振兴彭格列的垫脚石。

风作为青帮的掌控人,自然是知道这一段过往,但他选择了沉默。谁会想到青帮的使命,只是为了帮助沢田纲吉的上位呢?

“我和你,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啊,‘师傅’。”

沢田千代从棋笥里拈出一枚黑子,如夜般深邃的颜色与白皙的手指形成鲜明对比。她将这一子落在棋盘上——

绝杀。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