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兵妈妈白敏 宝贝穿上我看看

热点 2020-05-23 16:03:01

【重回平安:永泉——恨不生同时】

仍然没有遇到那位跟我绝配的恋人

你根本也未有出现还是已然逝去

怀疑在某一个国度里的某一年

还未带我到世上那天

存在过一位等我爱的某人夜夜为我失眠

从来未相识已不在

这个人极其实在却像个虚构角色

莫非今生原定陪我来却去了错误时代

——陈奕迅《1874》

“学长!我,我喜欢你很久了!”

穿着蓝白色水手服的少女红着脸,低着头将一封带着几分少女馨香的纯白色信笺递到少年面前。

藤原英千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个向他告白的女孩子,只是依稀想起这个少女似乎是同社团的学妹。

温和儒雅的文学社社长藤原英千是一个天生的美男子,从幼稚园开始就有小女生为了争和他同桌而打架,十七年来已经他习惯了受到各种女性的爱慕。

“抱歉,虽然很感谢你的爱慕,但恕我无法接受,目前我完全没有恋爱的想法。”

果然,又是这样,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旁边围观的竹马友人目睹小学妹捂着脸哭着跑开后,不由再次腹诽。多可爱的学妹啊,还是校花的有力候选人,这家伙竟然也能残忍拒绝。

明明有那么好的外在条件,这家伙竟然从小到大都没谈过恋爱,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恐怕有个大美女光着躺在藤原英千面前,他也会冷静地关门离去。

如果哪天藤原英千出家了,他这个做朋友的绝对不会有半分惊讶,庙里的和尚都比藤原英千会把妹。

“喂,阿千,这周末有以《平安之花》为主题的平安时代物品展,据说还有作者元宫茜教授亲自亲自指导还原的神代宫巫女的蜡像。我好不容易拿到两张票,要去看看吗?”

竹马扬了扬手中的票,他的这位友人向来喜爱平安时期的一切,尤其是那本名为《平安之花》的小说,更是因为主人的无数次翻阅而几近散架。

“却之不恭。”藤原英千扬起唇角,顿时又引来一片女性的尖叫声。

真正到达会场时他们排了很久的队,才来到整个展览馆最受欢迎的地方——神代宫巫女的复原蜡像前。

高大的玻璃展柜内,那是一位超乎想象的极致美丽的少女。她身上那华丽而繁重的服装,根本无法夺去她本身丝毫的光彩。她轻轻闭着眼,微笑着稍稍抬头,一只如白玉般的手腕抬起,接住半片落花。

据说那位作者认为什么样的眼睛都无法表现出神代宫巫女半分神韵,这才让人做成闭着眼睛的模样。可仅仅是如此,也足以令见到这位巫女的每一个人,被惊艳地连呼吸都快要停止。

“她的容颜已经不能用‘美丽’来形容,这种肤浅的词对于她来说,是一种玷污。”

“她的存在,即是永恒。”

旁边没有配任何讲解词,仅仅是引用了《平安之花》一书中,原本被所有人认为是夸张描写的原文。可当他们真正看到这位巫女时,他们竟然觉得,根本不能用语言来形容这般的存在。

她是不该存在于世界上的完美。

隔着玻璃,痴痴地描绘着她的轮廓。藤原英千露出了一个极为复杂的表情,仿佛相隔无数时空后而重逢挚爱的喜悦,和近在咫尺却求而不得的悲痛,一并出现在他的脸上。

藤原英千出生至今,十七年多一直无法消除的,内心处那的空了一块的感觉,在这瞬间终于被重新填满。

“我爱你,从出生之前,就爱着你。”

明明该是一见钟情,却觉已是苦恋千年。

这是,与他相隔整整一千年的,唯一的挚爱啊!

源礼优是他一生的孽,他却甘之如饴

作者注:英千,在日语中,与永泉同音

【重回平安:魃——痴】

忘川河边

这个俊美的大妖怪已经在三生石旁站了很多很多年,在他刚成为黄泉鬼的时候,这个妖怪就站在那儿了。

黄泉鬼从未见过这般俊美的男人,也从未见过这般强大的妖怪。黑衣红发的身影驻立在忘川河边,冷漠地看着来往于桥上的魂魄,偶尔有所动容,却很快又重归冷漠。

黄泉中从来不缺少恶鬼,可是没有人敢挑衅那个男人。

只因那个男人的事迹至今还在地狱中流传。

被分成两部分的灵魂,因为死亡再度合二为一。经历过忘川河底无数冤魂的纠缠和地狱业火的炙烤,这个男人成了此世最可怕的大妖怪。

而如今,他的灵魂却又再度一分为二。那个名为酒吞童子的灵魂,在现世。这个名为魃的灵魂,在忘川。却是一模一样地等待着,同一个,至今仍然用自己的全部去爱着的女人。

地久天长。

黄泉鬼是伊邪那美为了使黄泉热闹些,用忘川河水和高天原的淤泥创造出来的鬼怪。他不懂所谓的感情与欲望,那些徘徊着的灵魂的执念,在他眼里都是一些无所谓的东西。

他不懂,为何强大如这个男人,也会为这种脆弱的东西所牵绊。

明明只要这个男人勾勾手,没有什么是他得不到的,更何况区区一个女人。以这个男人的实力和容貌,多的是美人等着他挑选。

百思不得其解的黄泉鬼,最终还是去问了伊邪那美。

伊邪那美斜倚在软榻上,穿着黑底红纹的中振袖,涂着血色指甲的手里拿着一根白玉嘴的黑金烟管,慵懒地吐着烟圈。听了黄泉鬼的疑问,她轻轻一笑,美艳不可方物。

“果然,你终究只是我随意捏出的东西,就算再聪明,也没有灵魂,怪不得你不懂。你说的那个男人,他确实是前所未有的强大,那又如何?”

她的笑容变得更加艳丽而富有侵略性,全身的恶意毫不掩饰。

“他永远都是在痴心妄想罢了。就算是强大的妖怪,也无法断情,所以生了执念。”

她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依旧茫然的黄泉鬼。

“这种事,你也不需要懂。有时候,不懂才是最好的。”

她露出了一个近乎讽刺的表情。

就连她自己,不也是一样吗?

伊邪那美抚摸着自己的脸,这张脸下的真正容貌,早已腐烂生蛆丑恶不堪。可自己还是日日描眉点唇,伪装成从前的模样。

明明唯一值得她取悦的那个人,已经被她真实的样貌吓跑,与她水火不容老死不相往来。

可,无论是妖怪,还是神明,在感情上,都和人类一样。

只要有一点点希望,哪怕再微弱,也会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

即便早已知道结局。

【重回平安:枢——当时明月在】

他幼时并不喜欢自己的名字,枢,天枢,与他那怪物父亲的名字所蕴含的寓意一模一样。这是他那愚蠢的母亲为了纪念那可悲的,所谓的爱情,将对那个男人愚蠢的爱恋寄托在他身上,所取的名字。

那个女人,他的母亲,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被怪物欺骗后竟然还抱着可笑的幻想,一厢情愿地认为总有一天,“深爱着她”的恋人会将她接走。除了她以外,所有人都知道,她只不过是鬼族一时兴起的玩物。

那个女人在被她爱着的怪物抛弃后,就疯了。

有时那个女人是温柔的,她会像一个普通的母亲一样给他梳理头发整理衣服,问他今天过得好不好,出去玩的时候有没有交到新朋友。

有时那个女人是疯狂的,她会像一个深宅的怨妇一样狠狠掐着他的脖子,在他几近休克的时候呼喊着那个男人的名字,质问他何时会来。

枢恨那个女人,恨那个与他血脉相连,身份是他母亲的女人。

有这样的母亲,他怎么可能过的好?他怎么可能交到朋友?这张与那个男人相似的脸,这副继承了那个男人怪物般的身躯,他根本不想要!

所以,当那个女人心甘情愿地将纤细的脖颈送过来,为“她心爱的人”奉献自己,他也不好拒绝这份“爱意”,不是吗?

他果然是那个怪物的孩子,都是一样的狠心寡情。

也幸好那个女人到死都心念着那个男人,对于他这个只有纪念意义的“爱情之果”没有任何执念,他才能因为“毫无怨气”被师长接受。

他的生命是在被师长救下的那一天,才正式开始的。

师长是这世间最美丽的人,从一千年前到一千年后,这个认知从未变过。

他不知道如何形容师长的美。

他曾见过高山之巅剔透玲珑,在白昼时的强烈照射下折出数道斑斓光芒,浑然一体自成形态的琉璃寒冰。也曾见过层层樱花连绵如霞雾,春风拂过扬起满城纷繁浪漫,芳菲四月吹出的粉色絮雪。

他曾见过群山郁郁遮天翳日,万里静谧唯流水潺潺飞鸟相呼,隐有日光从树梢散落成浅金色的稀疏光影。也曾见过浮天沧海共此碧色,永无休止的白浪使海面泛起银鳞水波,呢喃着亲吻初升的朝阳。

可这些人世间至美的景象,甚至加起来都不足以,不足以形容师长万分之一。

他记忆的最深处一直珍藏的美景,是那年冬末时,师长披着一身白狐皮织就的裘衣,不戴饰品不着妆容,在夜间的暖色油灯下,用那洁白无骨的柔荑执着檀木桧扇,轻轻拨开层层帘幕。

屋外是一片银白,下了整个冬天的雪终于开始消融,在这茫茫天地间慢慢散去,月色落在积了许久的厚雪上,照出点点如星的闪光。师长,却比这深夜雪景更美。

师长看着这雪景,脸上带着他所陌生的,似是欣喜似是忧愁的复杂神情。

突然,师长出了声,将他那点旖旎的遐思打破。

“枢君,不喜欢阳光,是吗?”

他听见自己轻声应是,没有一个吸血鬼,喜欢耀眼的灼热的阳光。可是,他们又深深向往着那样的光芒,向往着他们永远得不到的美丽。

“可是枢君不知吧?若是等到下雪的时候,阳光照在雪上的光芒,是人世间最美丽的画卷。我真希望,枢君有一天能够看到这样的风景。”

师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上也露出了怀念的的笑容,好像眼前真的出现了她话中所说的那副场景。

“枢君你和我们不同,枢君拥有比任何人都要漫长的生命。若枢君能在这漫长生命中,有过美好的记忆,师长便能安心了。”

师长,你永远不知道,你才是我眼中最美的风景。

失去你,再漫长的生命,也不会有任何美好记忆。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科普】

我在她你(6)中曾经写的那个关于玖兰枢的小番外,现在终于完全解释完了。

玖兰枢(始祖)是某个古老的吸血鬼为了躲避教廷追杀逃到日本来后,与人类女子生下的私生子。日本的吸血鬼一脉几乎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出现并且延续下去。

玖兰枢的父亲原本的名字翻译为汉字就是北斗第一星天枢,所以他的名字是枢。他继承了他父亲的血脉,完完全全是个吸血鬼天性凉薄,在母亲死后连张草席都不给就抛弃了母亲出去觅食。

因为弱小害怕被发现也因为叛逆不想和自己的父亲扯上关系,母亲死后就只喝动物血,被叶曌捡到前他的母亲是唯一一个被他吸血的人类,但是他母亲被吸血的时候把他当成了他父亲所以并没有怨恨。

接下来就是重回平安里说的,被叶曌捡到之后彻底爱上了“源礼优”,在源礼优死后枢就变成了玖兰枢,找了个和源礼优长得像的女人创立了玖兰一族。因为源礼优死了也变得生无可恋,就像吸血鬼骑士原着里一样把自己作死了。

后来灵魂被玖兰李土唤醒之后,因为他身体上的妹妹名字“优姬”和源礼优的尊称一模一样,再加上玖兰一族坑爹的代代都长得差不多的遗传,优姬与源礼优也有几分相似之处,出于移情作用和约定保护优姬。

然后就是吸血鬼骑士那一节的情形,在双方都不知情的情况下玖兰枢把叶曌当成敌人,最后被他真正唯一爱过的女人杀了,到死都不知道真相233333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