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色生香 小说 小茹与小黄狗小说全文

热点 2020-05-23 13:26:55

就像明楼所计划的一样,梁仲春把一份明楼的招供书亲自己交给了藤田芳政,在对方不解的眼神中又递交了两张明楼和汪曼春亲密相拥的照片,一切都明了。为什么明台这么一个少爷羔子像块硬骨头一样这么难啃,原来汪曼春根本就不是真的想替大日本帝国办事,而是借着这件事作为嫁进明家的筹码。

这么看来,苏蕴仪的事兴许也和她脱不了干系。一个为爱痴狂的女人,肯定会把一切威胁扼杀在摇篮当中。只有彻底把这些威胁消灭干净,她汪曼春才能放心。看来自己至始至终就把怀疑的对象弄错了汪曼春,你很好!

一份枪决令在汪曼春不知道的情况下,交到了梁仲春的手里。当天夜里,明台就被带往了郊外执行枪决,陪同梁仲春而来阿诚亲自开的枪,在七十六号的人确认死亡后,才离开这里。他们前脚刚走,后脚黎叔的人就赶了过来,抬着明台上了事先准备好的急救车。

一切都是那么天衣无缝,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带他脱离了苦海。放下心中大石的明楼,脱力的瘫在了椅子里。

阿诚的脸上也首次展露了他这段日子以来头一次微笑:“大姐那边我也已经和她说好了。”这次和大姐沟通,比以前容易了,少了犟多了平和。但是想到大家为什么改变,心中再次苦涩不已。

明楼点了点头,正色看着阿诚:“你还要做一件事,把蕴仪从进七十六号到那天,这期间所有的事给我调查清楚,一点一滴我都要知道。”

“大哥,你在怀疑什么?”

“我怀疑蕴仪的死不那么简单,以陆军医院最近的兵力,你我想要入内尚且小心翼翼,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是怎么做到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出来的?再加上深受重伤的她,又是怎么一个人跑到西山去的?”昨晚他又把所有的事情都梳理了一遍,重重疑点让他心惊。

这一切究竟是巧合,还是敌人刻意为之诱敌深入一种手段?或者,明楼心中有个大胆的猜测,那个人会是她吗?从始至终,她都是背对着大家,然后跳崖,然后尸体找了出来,因为毁容,因为伤痕,所以大家理所当然的觉得这个人是她。也许,不是呢?

只要一想到这个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明楼心中火焰就激动得熊熊燃烧起来,突地站了起来:“今晚和我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啊?”

“到时候就知道了。”

弦月高挂在夜空中,幽幽的银光斜照在冰凉的石碑上,照片上的她笑得天真、无忧,就像是彼此的初次见面。

石碑后的新坟已经被挖开,明楼失魂落魄的站在已经抱出来的尸体面前,阿诚把头扭到了一边,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大哥,还是让蕴仪入土为安吧。”

明楼茫然的看了阿诚一眼,蹲了下去,用手抚摸着右肩那颗圆润的朱砂痣。这颗痣是她与明台相认的确凿证据,却也是压垮他心中那个念想的最后一根稻草。终究是自己奢望了啊,明明就是亲眼看见的,自己还在幻想着什么呢。

冷风乍起,明楼打了一个寒颤,动作轻柔的把这具已经开始腐坏的尸体重新抱回了棺材里,拂去她身上刚才沾染的尘土,重新盖棺、掩埋。

静静的在墓前站了许久,明楼才带着一身绝望离开了这里:“七十六号监狱和陆军医院的事,尽快给我一个结果。”伤害她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是的,大哥。”

明楼哪里知道,这具尸体是陈雎儿找来的,作为苏蕴仪最好朋友的她,清楚她身上每一个细节和秘密。当初就是怕被人发现端倪,她才亲自在这具尸体上动了手脚;否则,以明楼的聪明,又怎么看不穿这一切。

明台的枪决命令,让汪曼春对梁仲春大发了一场脾气,然最终偃旗息鼓。这个命令是藤田芳政下的,就算自己和梁仲春杠上了,也不能改变人已经死了的事实。但是,她也借此看清了一件事,七十六号只能有一个人说了算,而这个人就是她自己!

撇去心中的愤怒,汪曼春又把已经破译的第三战区的密报交了上去,等待着藤田芳政对自己刮目相看,让他明白自己才是他最得力的助手。

几天后,改变作战计划的日方在第三战区遭遇持续抵抗的消息,登上了各大报纸的头条。以多条性命来完成的死间计划,终于打响了成功的第一炮。幻想着借此坐上七十六号一把手位置的汪曼春,也终于得到了她应得的下场。

被藤田芳政严令看管起来,由梁仲春暂时接管七十六号的一切事宜。而一直被怀疑的明楼,也再次取得了他的信任。

与此同时,明台也明白了老师王天风那句话‘记着我教你的,不要相信任何人’的真正含义。这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苦肉计,以生命为代价的苦肉计,就是为了让计划顺利执行,很显然他成功了,能够含笑九泉了。

一直梗在心中的那块石头,也从心里彻底放下了。老师还是那个老师,没有因为任务而取缔心中的信仰。

“大哥,我们的人已经回信了···”阿诚把这几天紧锣密鼓的调查向明楼汇报了一遍:“那天晚上,病房也很安静没有什么异动。直到第二天早上,医生进房检查才发现窗户大开,人已经不见了。”

“高木天一呢,他那里有没有什么异动?”

“那天晚上是高木天一没有值班,和高木、藤田在一起。第二天一大早才去的陆军医院,去了之后就听说人不见的消息。”

真的是一场意外吗?明楼始终无法相信,毕竟太多疑点了,叫他如何相信呢。

“或许,”阿诚心中有个大胆的猜测:“大哥,你说这一切会是汪曼春的手段吗?”

“怎么说?”明楼看着阿诚。

“那天在西山,包括藤田在内都给不敢靠近蕴仪,只有汪曼春还在不断靠近,唇角还带着笑;仿佛是在刻意逼蕴仪跳下去。”那天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蕴仪身上,唯有他在注视着对蕴仪充满敌意的汪曼春身上,所以很清楚的记得当天的情况。

如果是这样,那这件事还是解释得通。汪曼春想让蕴仪死,所以设计了一个局;七十六号的用刑没有达到她想要的目的,所以那天夜里她偷偷将人截了出去,而在截出去的路上或许对蕴仪做了什么,才让她如此绝望的选择了那条路。不管自己对蕴仪是什么想法,当她死了之后一切都会成为泡影,而她的目的才算彻底达到。

真的会是这样吗?不知道为什么,明楼心里总觉得还有什么线索被自己忽略了,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对了,大哥。大姐想要去看明台。”

“你去安排一下吧。记住,谨慎小心一点,不要走漏风声。”

“知道了。如果,明台问起蕴仪怎么办?”

阿诚的疑问让明楼愣在了那里,好半响才说道:“照实说。”

我们都要面对事实,虽然很残酷,但是必须勇敢坚强的站起来。

就像阿诚所预测的那样,在相聚后的泪水和欢愉中,明台问起了蕴仪:“小仪怎么样了?大哥有想办法把她救出来吗?”

明镜和阿诚面面相睹,久久不做言语。明台的表情僵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阿诚看着垂头的大姐,沉沉的说道:“她死了。”

明台腾地站了起来:“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不救她,你们应该先救她的啊,为什么,为什么?”

“明台,你冷静一点,”阿诚拦住他失控的身体,强硬的把他摁到了椅子里:“蕴仪根本没有给我们营救的时间,在我们商量如何救她的时候,她选择了自杀。”

阿诚把明台所不知道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明镜刚刚止住的泪水,再次倾泻出来,犹如磅礴大雨。耳边仿佛还能听到蕴仪撒娇的喊着‘镜姐姐’,是自己害了她呀。

阿诚的话让明台瘫软了身体,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会这样。在知道蕴仪身份后的所有感激之情,在这一刻都化为了痛苦与后悔。如果早知道和自己扯上关系是这样的结果,他宁愿从来都没有这个妹妹。至少,她还能好好的活着。

明镜捂住自己的脸,嘤嘤哭泣起来:“明台怪大姐吧,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如果我不是那么冲动,七十六号的人也不会找上她,都怪我,都怪我啊。”

“大姐,大姐,你别这样。”阿诚抱住了明镜颤抖的身体:“谁都不想的,这件事谁都不想这样。”

看着这个如母亲一样自己养大,为了自己一辈子没有结婚的女人,明台怎么忍心怪她,她只是因为太心疼自己了,根本就没想过其他。这一切该怪的,都是日本人,是汪曼春,如果不是他们,蕴仪一定还活着,快乐的活着。

明台倾身捧住了明镜的脸,替她擦干眼角的泪珠:“大姐,不怪你,不是你的错。藤田芳政,汪曼春,我明台和你们势不两立!”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