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 我和朋友一起伺候老婆

热点 2020-05-23 13:00:32

在名剑大会结束的第三天,柳风骨到了藏剑山庄。

虽然没有大张旗鼓,但是该知道的人也都知道了——除了柳云裳。

因为柳风骨到的时候柳云裳还在自己住的箫音阁里练剑来着,所以柳姑娘压根就不知道亲爹到了,而且还随身带了一个跟班。

于是在感觉到自己的感应范围里出现了一个多余的气息的时候,自从公孙幽离开起神经便一直紧绷着的柳云裳身体快过思考,抬手便是一道剑气抽了过去。鹅黄衣裙的姑娘冷声喝道:“何人在此窥伺?”

柳惊涛有点尴尬的站了出来:“裳儿,是我。”

“哥哥?”柳云裳惊讶的看着被自己出来的柳惊涛,一时没保持住表情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半刻钟后,收了剑的柳云裳和已经整理好自己的柳惊涛一起坐在了箫音阁待客厅里。

“哥哥,你怎么来了?”柳云裳看着柳惊涛那一副跑腿小厮的造型,忍了忍终于没有把那句哥哥你穿成这样做什么问出来。

柳惊涛完全没有注意到妹妹落在自己衣服上的诡异目光,正气凛然的答道:“你第一次离家,我不放心你,所以跟着爹爹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

“我过得很好。”柳云裳为柳惊涛倒了杯热茶,轻声答道,“这一次跟着师父出来,我见到了很多从前在霸刀见不到的东西,像江南的烟雨,隐元会的马车,也见识到了许多剑术宗师,眼界开阔了许多。”

“生活怎么样?有没有觉得不习惯?”柳惊涛问道,“还有……藏剑的人有没有欺负你?”

虽然知道了其实藏剑和霸刀的关系并不差,但是显然已经形成的观念并不是那么的好改变的。如果说在知道事实之前柳惊涛对于藏剑山庄的好感度是负数的话,知道了之后就是比零多一点。作为妹妹暂时的住处,完全不足以让妹控放心。

“怎么会?”柳云裳答得很认真,“叶庄主很照顾我。”

“那是因为他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柳惊涛坚决杜绝妹妹对家人之外的男性产生好感,哪怕那是一个连孩子都有了三个的长辈。

深知柳惊涛本性的柳云裳笑得有点无奈:“哥哥,叶庄主知道我身份的。”

听妹妹居然为外人说话,柳惊涛有点忧伤,不过这么一点忧伤很快就被柳云裳抚平。

“对了哥哥,爹爹呢?前几天发生了一件事我想对爹爹说。”柳云裳问道。

说道正事,柳惊涛也严肃了脸色:“我们刚到藏剑,几个跟着来的霸刀弟子先去藏剑准备的客房了,爹爹似乎有事要和叶庄主说,我先来看看你。”

“是我不孝,让爹爹和哥哥劳累了。”柳云裳有些自责。

藏剑和霸刀一个在北一个在南相隔甚远,就算这个世界的交通方式很不科学但是之前从霸刀到藏剑柳云裳与公孙幽也走了半月有余,但是这一次从她让暗卫传消息回藏剑算起也才不过过了十二天,柳风骨定是一得了消息便快马加鞭的赶来了。

身为儿女,却让父母操心劳累,实乃不孝。

“胡说什么呢!”柳惊涛有点不高兴,“你是我妹妹。是爹爹的女儿,霸刀的大小姐,我们关心你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何况你还小,这种事情当然要交给我和爹爹处理,不然我们这个兄长父亲也未免做的太不负责任了些。”

柳云裳道:“可是……”

“没有可是。你是我妹妹。”柳惊涛打断了妹妹的话,神色严肃,第一次在柳云裳面前表现出了霸刀少庄主的威严气度,“退一步说,你会被人盯上,说到底原因还是出在你霸刀山庄大小姐的身份上,我们保护你是应为之事。”

“嗯。”柳云裳一时被柳惊涛的气势所慑,小小的应了一声。

柳惊涛微笑了起来一时之间威严尽去脸上满是温柔,他亲昵的揉了揉妹妹的长发:“这就对了嘛,不能保护妹妹的哥哥叫什么好哥哥。”

“哥哥喝茶。”柳云裳无比乖巧的把放在柳惊涛面前的那杯茶捧到柳惊涛面前,“虽然江南气候温和,但是现在毕竟是冬日,哥哥刚才在外面站了不少时候,还是先喝杯茶暖暖身子吧。”

喝了茶,然后两兄妹又说了些话,不知怎么的话题便扯到了武功上面去。

柳惊涛:“刚才我看你练剑,剑招纯熟,剑势已成,想必已达入室之境。”

“嗯,西河剑器和剑气浑脱已经学完了,师父说再过一段时间就教我霓裳羽衣。”柳云裳小口的喝着杯里的茶水答道。

然后再抬头柳云裳一点都不意外的看见柳惊涛一脸的读作自豪写作得瑟,表情翻成大白话就是:不愧是我妹妹就是这么厉害这么聪明巴拉巴拉的,柳云裳都翻译的有点羞耻。

她能说其实自己能有今天的水平都是拖了自己这一副仿佛是专门为了公孙幽武功而打造的武功的福吗?同样的方法但是自己练出来的内力就是更加的精纯好根骨带来的一年可抵他人五年甚至十年功什么的暂且不论,就说招式——简直就是一学就会精进什么的也要比别人更加容易,有些时候柳云裳自己都觉得是在作弊。

柳云裳的脸皮就算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锻炼除了在装小孩这件事情上还是很薄,脸红的简直不能更明显。作为一个妹控柳惊涛自然对妹妹的性格十分的了解,眼见妹妹脸红再结合之前的谈话很容易的就找到了原因。

“都说天道酬勤,裳儿你每天都那么努力,进步也是正常的。”柳惊涛说话向来直来直往,对于妹妹更是不可能像和外人一样绕弯子,“你的能为都是你自己努力得来的,与他人无关。”

武者一道,根骨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却是悟性。若是没有悟性,便是有百年内力,至多也只不过算是末流的高手罢了。

柳惊涛是看着柳云裳一路走过来的,自然知道柳云裳平时有多努力,悟性又有多好。

毫不客气的说,在柳家这一辈里,悟性最好的便是柳云裳了,连柳风骨也承认这一点。

何况柳云裳还是天生剑觉。

你的能为都是你自己努力得来的,与他人无关。

这一句话柳惊涛说得无比坚定,让柳云裳听得心动神摇。

其实,虽然外表上看不出来,但是柳云裳一直都是自卑的。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偏偏今生身边环绕着的,不论是叶芷青还是萧白胭又或者是柳惊涛更甚至柳浮云,每一个都是少有的天才人物,来藏剑又见了叶英这样恍若清风明月一般的人物,柳云裳怎能不自卑?他们的一切都来自于自己的奋斗与努力,但是她的一切成就都来自于系统,偏偏这样她还胜于叶芷青几人,这样让柳云裳有怎能不对自己感到羞耻?

这样的情绪就像是魔障一样一直的纠缠着柳云裳让柳云裳沉浸其中无法自拔乃至于积累早到但是本该突破的境界到现在还迟迟无法突破,但是现在柳惊涛对她说,你很好,你的一切都是你自己得来的。

你看,其实你也是很好的。

虽然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你还会努力不是吗?你真的觉得你的一切都是依靠着系统才得来的吗?

如果你安于享受霸刀山庄大小姐的身份,就算系统给你的天赋再好,你自己不去挖掘,你会发现吗?如果你不付出努力不去行动,那么公孙幽会收你为弟子将自己的一身本事尽数倾囊相授吗?如果你不勤奋练习,就算你坐拥无数资源又有名师教导,你会有今天的成就吗?

云裳,你看。

你固然是因为系统才有了这么好的条件,但是如果没有你自己的努力,这些又有什么用?

你不用自卑的,因为你已经尽力的去努力了。

“裳儿,你很好,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柳惊涛的声音恍若叹息。

虽然柳惊涛修的是刀不是剑也不会知道柳云裳的心思,但是毕竟天下武功都一样,越是修炼到深处越是要求心思纯粹不能有太多的杂念。早在方才看柳云裳练剑的时候柳惊涛就发现了柳云裳的不对劲,这方才出言引导。

裳儿,你该放开了。

你的路还有很长,不应该停在这里。

柳云裳眼中隐有泪光浮动,水光晕染间她看见柳惊涛温暖的笑。

你很好,她的兄长这样对她说。

那些自卑羞耻彷徨犹豫,就这样在柳惊涛的一句话里烟消云散。

自信虽然读作自信,但是从根本上来说还是他人给予的勇气。

人是需要肯定的生物啊

这一刻,困扰了柳云裳许久的壁障轻易破碎。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