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公gong在厨房 宫交 意思是什么

热点 2020-05-25 14:34:04

武镜虽然连胜两场,但是第三场柳云裳并不认为武镜会赢。

就算不看系统的提示,柳云裳也知道那名为王遗风的年轻公子是个高手,更何况据系统所言那还是红尘派的传人。

红尘一支,武林之中向来少有人知道来历,但是这其中并不包括柳云裳。因为有个对于武林各种密事都知之甚详的父亲,柳云裳对于这些事情也算是有些了解。而这红尘一脉,正好是柳风骨曾经与柳云裳说过的。

红尘一脉,素来一脉单传,绝学为《红尘秘意》,最是注重修习心神,体察外敌,故非心思极为敏捷、智慧通达圆融之人,绝无法窥其门径。以己之心静,操敌之心志乃红尘武学最高境界,招式拼杀,反被视为末流武技。

武镜的心智如此浮躁,又怎会是红尘传人的对手。

继武镜和王遗风之后的比试是王遗风与李忘生,这一场柳云裳看得津津有味,十分入神。

王遗风固然是武林中神秘的红尘一脉当代传人,但是李忘生也不差。

李忘生是吕洞宾的二弟子,道号“玉虚子。他十二岁时便拜纯阳子吕洞宾为师,随吕洞宾云游四海,潜心修道修习紫霞功,走太上忘情之道。其心境修为之高,即便是与武林中那些成名已久的前辈相比也是毫不逊色。

王遗风与李忘生的这场比试,与其说比的是招式内力,还不如说比的是心境。

公孙幽这样点评道:“王公子落败,也在情理之中。王公子虽属于红尘一脉善于挑动人心,以己之心静,操敌之心志,但玉虚道长乃是紫霞功传人,其太上忘情之道实乃红尘武功之克星。”

最后一场是李忘生对战剑圣拓跋思南。

唐景龙三年,藏剑山庄举行第一次名剑大会,拓跋思南被邀请与会。会上,拓跋思南先是胜了当时纯阳掌教吕洞宾的大弟子谢云流,继而战胜唐门上任门主唐怀仁。最后一战时,以半招之差输给了公孙二娘的山河流云剑。

当时拓跋思南年仅十二岁,便可连败两位武林高手,最后更是以半招输于公孙二娘这等剑术名家,当真是前所未闻的奇事,是以名声大显。而这,也是拓跋思南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败绩。

开元六年,拓跋思南潜心悟剑九年,终剑术大成,试剑天下,未逢一败,人称「剑圣」。

这定然是一场绝世之战,但是!

柳云裳没法去看。

因为有人来捣乱了。

事情是这样的,前一天的时候柳云裳兴致勃勃的去找叶英想要向叶英陈述自己的新想法和感悟顺便交流一下感想,结果却正好碰见叶英在被一个藏剑弟子嘲讽。虽然自己是客人,但是柳云裳表示敢嘲讽我家闺蜜你死定了就算阿英自己不在意——事实上叶英完全在神游把对方给气得半死——也不行,而且你居然还想要动手!

于是柳姑娘抽剑就是一通的教训,交手间在一边旁观完全插不上手的叶英突然发现对方用出了不属于藏剑山庄的武功,于是柳姑娘分分钟了解这又是一个奸细说不准就是那个隐在背后的阴谋者派来的,所以柳姑娘就拖着——真的是用拖的——那人去见了叶孟秋。

至于叶孟秋从那家伙的嘴里敲出了什么事情柳云裳是不知道的,只不过第二天一大早的柳云裳就和叶芷青萧白胭两人被公孙幽剥夺了去看李忘生和拓跋思南交手的权力领着她们和一群藏剑弟子集合在了一起,柳云裳甚至在其中看见了叶英和叶晖。

叶孟秋的儿女都出现了不说,居然连她和叶芷青萧白胭三个外人都被拉了壮丁,藏剑的人手居然都已经缺乏到了这个地步吗?

【那是!】对于柳云裳的疑问,系统答道【你以为这里是你家的霸刀山庄吗传承数百年弟子众多?藏剑山庄只不过是个才兴起了十年的新势力而已,就算实力不错,但是人手怎么可能会有很多?弟子是要从小培养的好吗?区区十年,能培养出几个人才来?就算有叶氏一族当根基,但是十年的功夫,又能学出什么高手?】

【你还说漏了一点,名剑大会需要的人手也不少。】系统的毒舌柳云裳早已习惯,很冷静的反嘲讽了回去。【师父呢?】

系统道【她自然是守正阳去了。来盗取正阳的可是高手,整个藏剑山庄,别说是那些还没有长成的弟子了,就是武功最高的叶孟秋也不是对手,公孙幽不去那里守着,难道还要来对付这群只不过是学了几手粗浅功夫的地痞杂碎?】

【昨天你不是还说有地鼠门的参与吗这件事?】柳云裳反问道。

地鼠门的成立没有一个确切的年代可考,相传是江北一带多个强盗组织因受到官府打压从而集合而成的团体,慢慢演变成了现在的地鼠门,属江湖上较大的一个地下帮派。此门中人善于挖掘地道,更练有夜视功夫,部分门徒还精于缩骨之术。

地鼠门流窜于中原各地干着偷盗抢劫的老本行,而且使用地道隐蔽行踪,黑白通吃,令各大商会头疼不已,因此和各大势力均结下梁子,生存十分窘迫。但是也是因为这样,只要有利益,地鼠门的人就会不惜代价。

别说是藏剑山庄这种新势力,只要利益足够,就是霸刀山庄他们也敢闯。

昨天被柳云裳抽个半死的那个就是地鼠门的门徒。

【地鼠门里难道有什么高手吗?】系统毫不在意的答道【就算是他们的掌门亲自来了,只要你和你的那两个师姐联手,就算不能取胜,但是拖到叶孟秋他们来救场还是没有问题的。】

柳云裳一剑抽飞一个地痞【能不要乌鸦嘴吗?】

好歹也是一派掌门,柳云裳绝对不想对上。

谁知道这种强盗地痞的掌门会是什么样的货色,又会用什么样的下作手段!

不等系统回答,余光看到叶英陷入了包围之中,柳云裳反手就是一记剑气抽了过去将一个意图在背后偷袭的家伙抽了老远,然后矮身躲过自身后挥来的一记重锤。

还真是十八般兵器样样俱全……

柳云裳有点走神的想着,细细的长剑架上重锤,在内力的加持下生生将那把一·看·就·很·重·的重锤挑飞了出去正好砸到叶芷青的一个对手身上,然后剑势一转,冰凉的剑身贴上那个壮汉的脸,以一种十分毁三观的方式把那么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给用剑抽脸抽飞了出去。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