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好久没和你弄啦 水声粘腻拍打受不住了

热点 2020-05-23 11:08:52

房门在Sword错愕惊异的眼神中关闭。

“抱歉。”Reid的道歉来得没头没尾,Sword疑问地看着他,Reid才飞快地解释道,“让你看到了这些。”

我该说没关系吗?Sword想。

“那个……先生你……麻烦去通知一下船长,然后报警,我就在这里守着。”Reid没有太多理会还在震惊之中的Sword,转而向蜷缩在一旁的服务员说道。

服务员跌跌撞撞地离开之后,Reid按了按耳朵里的耳机,说:“Hotch,交易人员遇害了。”等了半分钟还是没有回应,Reid疑惑地又问:“Hotch?你在听吗?”

“……坏了?”看着尝试了无数次的Reid,Sword终于开口,在一旁问道。

“这不可能……”Reid几乎是在自言自语,“除非……”

正在这时,船长有些慌张地走了过来。船长金发高个儿,身材魁梧,穿着制服的他脸上慌张的表情更让人心生不安。“先生,女士,船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我感到由衷的抱歉。”船长还是打着官腔。后面的服务员拖着步子跟了过来。

“船长,你报警了吗?”Reid问道。

“呃……”身材魁梧的船长却眼神闪躲了一下,顿了顿才开口,“暂时还没有,船上有乘警,可以预先处理一下情况。”

Reid的大脑在飞快地思考着,现在交易人员之一已死,无论如何交易也不可能正常进行,看来这次找到Gray Giraffe定罪证据的概率十分渺茫。而处理这件谋杀也许可以有理由更深入地挖去Gray Giraffe的线索。

于是Reid在联系不到队友的情况下做出了决定,从衣服内袋中掏出了证件,说道:“FBI。请你如实告诉我现在的情况。”

船长一看到Reid的证件就如同看到了亲人,立刻说:“这艘船上有您实在是太幸运了……呃……Agent...um...”

“Dr. Reid。”Reid纠正道。

“Doctor Reid,现在的情况……呃……”船长欲语还休,看了站在一边的Sword一眼。

“抱歉,Miss Sword,请你回避一下。”Reid有些为难地对Sword说。

Sword一耸肩就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没事儿。”

不过这船长似乎不知道游轮的房门并不隔音,进屋后,Sword几乎是恬不知耻地将耳朵贴在了房门上。

“Doctor Reid,我们船上的无线通讯设备和导航定位设备似乎都无法运行了。我们彻底与外界失联了”船长声音低沉地说道,可是透过实心的门板,这声音反而更清晰。

“可以修吗?”

“或许……哪怕可以修好,也至少需要一天时间。”

“在此之前,我们是否有办法求助?”Reid问道。

“没有无线联系设备,我们只能放信号弹。”船长为难地回答,“但是我们的航线特意选择了远离其它船只的路线,我恐怕不会有人看到信号。我们已经失联,估计救援会随时到来,我们只要没有偏离原本的航线,估计问题不是很大。”

“那么我们可以确定现在的位置吗?”Reid接着问。

“有六分仪,我们可以用传统的方式定位。”船长说。

“好的。那么就按你说的去做,先不要声张这起杀人事件。”Reid要求道。

接着Sword听到脚步声响起,Reid敲响了自己的门:“Miss Sword。”

“嘶……”你有没有试过将耳朵贴在门上,而对面正好有人在敲门?那声音之大,Sword觉得自己快聋了。“有事吗?Doctor Reid。”

“请你先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你可以做到吗?”Reid问。

“当然可以。”Sword无所谓地说。

Morgan的房间。

“所以,你告诉了船长我们的身份?”Morgan挑着眉问。

“是的。”

“我认为Reid的决定是正确的。”Emily为Reid辩护。

“没错。的确是对的。”Morgan回答,“但是我还是希望下次你做这种决定之前和我们商量一下,好吗?Reid,不然你有可能让全组人陷入危险。”

“……好。”Reid低着头说,他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自己最近因为吗啡酮的影响变得越来越急于求成,独断专行。只是有的时候这种行为的冲动根本不受意识的支配。

“现在的情况是什么,通讯完全断了吗?”Emily问。

“几乎是这样的,除了船只靠模拟线路连接的内线还可以用,剩下的联络完全被切断。”Reid回答,“船员正在极力抢修,但是完全修复的希望很渺茫。船长刚才用六分仪测定了我们的位置,由于导航系统在较早的时候停运,船只已经偏移了航线。”

“导航停运的时候船员没有反应吗?”Morgan问道。

“信号切断是在深夜,只有一名船员值班,他睡着了。”Reid解释说,“我认为他可能是被下了镇定剂之类的药物。”

“那我们会失联多久?”

“船长现在在竭力航回原先的线路,按照信号切断的时间计算,我会说,搜救的直升机大约会在三个小时之后找到我们。”Reid回答。“依照遇到这种情况的标准应对措施,直升机会想办法与船只取得联系,以排除恐怖袭击的可能性,接着救援船只才会到达。”

“一旦救援船只一到,Gray Giraffe的另一个交易人员就会伺机逃跑。”Emily说,“我们将很难再找到他们的踪迹。”

“……所以我们必须将交易人员控制起来。”Morgan开口发表意见,“我觉得这很难说……我们应该先查查死者——Thomas Sinton死于谁手,是否与交易有关,还有,切断信号是不是人为,如果是,那么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不然的话,我担心救援出现的时候会出问题。”

“那么,你的意思就是,我们必须在三小时之内破解Sinton的死亡事件?”Emily问道。

“毫无疑问,看起来这样的。”Morgan回答,“你呢,你有什么意见吗,博士?”

“我?没有。”Reid赞同Morgan的看法,“那么……我先去看看杀人事件的现场?”

“好主意,”Morgan说,“那么我和Emily去看看信号切断的现场。”

Reid借助服务员的万用钥匙打开了Sinton房间的门,大海所独有的腥咸混杂着血腥气扑面而来,Reid明白了服务员呕吐的原因。这个房间和他自己住的房间一样,房间的最远端正对着房门的是面向大海的窗户,窗前是一把扶手椅和附带着办公椅的办公桌。接着是一张双人床,明显是有睡过人的样子,床的对面是一个矮柜,上面放着两盏台灯。Thomas Sinton的尸体就靠在进门的走廊和卧室房间交界的地方,眼睛里透露着不可置信的表情。

Reid没有先去看尸体,而是低头先看了看地上的血迹。根据血迹的形态,排除割破颈动脉的喷射,有一部分的血迹很显然血迹是由凶器的挥舞留下的。喷射的血迹中有一块缺口,展示了凶手当时站的位置,应该是死者的正前方。而另一部分血迹的方向表明,凶手如果是多次在同一位置造成Sinton颈部的伤口,那么凶手是右撇子,Reid蹲下身去,和尸体处于同一高度,开始观察尸体的情况。

尸体颈部伤口是多次用利器砍割开的,通过喷溅出的血量来看,应该就是致命伤。这多次砍割有过度杀戮的意思,但是不是真的过度杀戮,Reid不敢确认,因为如果是凶手确保致死的做法,也十分有可能。

所以说,凶手进入房间之后,出其不意地袭击了Sinton。而且很有可能是Sinton开门,让凶手进屋的。Reid想起了他原先注意到的走廊两侧的监控相机,为了乘客的隐私考虑,摄像头设置在非卧室的公共区域,但那确实走入客房区域的必经之路。如此一来,只要确定了死亡时间,就可以缩小嫌疑人的范围。

如果要确定死亡时间就必须测温度,如果要在三小时之内是等不到鉴证科的人的。那么,Reid想,现在他需要记录现场。

可是现在问题来了,Reid的手机古老得没有照相功能。他倒是不介意用大脑记,但是他的大脑能不能成为法庭证据还两说。

Reid在无奈中退出房间,锁上门,打算去问Morgan和Emily借手机。

“嘿,看路,Doctor Reid。”结果一转身,Reid差点撞到了Sword正好开启的房门。

“M...Miss Sword。”沉思中的Reid一惊,一个急停收住了脚步。

“借相机吗?”Sword晃着手中的数码相机,问道。

“……”Reid有些警觉地看着Sword。毕竟,困了就被递了个枕头这种事情,特别还是对一个并不是很熟的人,仔细想想还是挺恐怖的。

看到Reid一脸被怀疑自己被监视了的眼神,Sword无奈开口解释:“Doctor Reid,我以为您能明白我这是有规律的猜测。我在医院里的时候,曾经对您手机型号的古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又听到您走进隔壁现场的声音,于是自然而然地想到了现场取证的事情。在这个不能与外界联络的情况之下,您必须自己行动。”Sword又举了举手中的相机,“综上所述,您现在需要一个相机。”

而整段话里,Reid抓住的重点却是:“你怎么知道我们断联了?”

Sword举起那只空着的手敲了敲身边的门板:“门板不隔音。”

“……那谢谢了。”Reid终于伸手去接过相机,因为他知道去找队友还要接着再耽误时间,而现在最紧急的正是时间。“Miss Sword,呃……这里是犯罪现场……麻烦你……”

“……行,我去逛逛。”Sword默默消化了一下这种被嫌弃的感觉,然后关上房门,转身离开,“那么再见,Doctor Reid。”

“再见。”Reid戴着手套的手握着现场房门的把手,目送Sword离开之后,才重新进入现场。

Sword在偌大的轮船里闲逛着。

现在还早,早上的一通折腾之后,现在也不过是八点二十。Sword从客房密集的楼层离开,走上一层楼,这里看上去是各种宴会厅所在的楼层,Sword在走廊里穿行着,走廊的左手边就是靠近大海的栏杆,走廊的右手边是形形色色的宴会厅。这些宴会厅都朝走廊开着透明的落地窗,里面配有红色的窗帘,以确保使用人的隐私。不过现在时间还早,这一层几乎空无一人,所有的窗帘都是拉开的。正因如此,Sword才看到所有的宴会厅和走廊相对的那一端都有一个大水族箱,里面隐隐约约游动着各种热带鱼类。出于兴趣,Sword多看了两眼,然后惊叹着发现,所有宴会厅背后的水族馆,是连接为一个整体的。

Sword此时已经走到了走廊的尽头。走廊的尽头是一个类似杂物间一样的小屋子,横跨整个走廊,连接着面对大海的栏杆和最后一个宴会厅的外墙。

Sword无意识地走回来,她觉得这十分神奇,这些在昨天夜里充满了谈笑风生的宴会厅,居然在一大早的时候,只被随机成韵律的海浪声填满。Sword在这冗静之中,无可抑制地又一次想到早上躺在她隔壁房间的那具尸体。

她不害怕那具尸体吗?平心而论,怕。但是对这种本能恐惧的反应又被另一种本能压制了,这第一种本能她能理解,第二种本能却令她疑惑。而且紧跟着就是一种难以抑制的好奇感——没错,就是好奇,就像是年幼的孩子抓住蚯蚓之后把它割成两半,或者是遇到蚂蚁之后围堵蚂蚁的路径的那种好奇,这同时也是人类最初不加掩饰的残忍。

可问题是,她觉得自己的年龄应该已经足够抗拒这种所谓的好奇,但事实是她觉得自己现在很难能够做到。她知道这是不对的,她为自己的感觉感到害怕,可是却有一部分的自己在向她低语:有些冲动,是不能抵抗的。

“莫非……过去的七年是我自己离家出走……Doctor Reid给我看的那些女孩都是被我……”Sword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连忙猛地摇头,就像是想要赶走一只苍蝇。

“怎么可能。”Sword自我开解地想到,“那我一定是多么厉害才能这么干七年不被抓住。”

“噗。”

忽然,一声打破海浪频率的水声传来。Sword四下张望,却找不到声音的来源。而正当她打算把这声音归于错觉的时候,她正好抬头,隔着玻璃看到宴会厅那段的水族箱里,有一个黑影正在下沉,身后是宽宽的一条深红色的轨迹,似乎还在随着水流展开……

Sword的瞳孔急剧扩大:那是一具尸体。

尸体的四肢因为水的浮力徒然张开着,扭曲的面部露出惊恐的表情。

Sword的视线又一次胶着,脑海里却在飞快地思考:我该尖叫吗?该逃跑吗?不……现在这里没人,这不重要……我该去把FBI叫上来……

想到这里的Sword飞快地眨了眨眼睛,转身离开。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