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武狂兵陈青阳全本 美妇高潮沉沦

热点 2020-05-23 10:16:39

既确认了要去之处,念之特意准备了一番。她按照凡界礼俗,备上四色糕点,又带上上好肉干并几坛好酒,换了一身新衣,方才骑着黑马来到了山脚下。

山上的事情,念之这几日在附近打听了不少传闻。山上的蛇十分厉害,念之也不愿马儿跟着,索性将马儿送与了山脚下一户人家,这户人家正要娶儿媳,有了这马,这添些喜气,刚好接那新娘回来。

念之听闻此事,便道了声恭喜。那新郎的老母亲笑嘻嘻的回了一礼,也祝愿念之能得偿所愿。

在老妇人祝福与嘱咐之下,念之身上各处都抹了防蛇的药粉,行囊里除了放着拜师礼,还有许多跟火折子和几只火把。以及老妇人给念之准备的干粮,一些肉饼馒头之物。

蛇山脚下,念之抬头看去,只见山巅高耸,云雾缭绕,看起来确实是座仙山。她在山脚下清理出一片空地,对着山头跪下来,十分诚心的闭目来了个三叩首。

“山神在上,我名顾兰,字念之。此行为拜师学艺而来。愿能拜的山上仙人为师,一为复仇,安父母之魂;二为除邪祟,安生民之命。”念之说完这段话后,又拜三次。

随即燃了三炷香插在地上,复拜三次。

如此共叩首九次之后,方才上山去。

自王城别父母之后,念之不知走过了多少座山,山明水秀之地有之,山穷水恶之地亦有之。可在这座山脚下,她真切的感受到了一种不一样的东西,一种熟悉的力量。那日呼风唤雨召唤雷电的力量。

俗语言上山容易下山难,可这偌大蛇山,攀登起来却一点也不容易。

久未有人出没此山,山上根本没有路。浓密的杂草丛生,高耸的绿树遮阳,阴冷的风裹挟这泥土气息一阵阵吹过,念之很快便感觉有些冷,不得已翻出来准备过夜用的摊子披在身上。

初初半日,除却草路湿滑,到无其他难处。可很快,空气中开始弥漫开一种异样的氛围。

念之收起毯子,握紧了手里的登山棍子,充作武器横在身前。

果不其然,又走几步,就看到盘旋在地上的,密密麻麻的各色灵蛇。灵蛇吐着腥红的蛇信子,发出丝丝的声音。

纵使这几年吃了不少苦,也曾在山中遇上猛兽蛇虫。可乍一下子面前出现这么多灵蛇将自己团团围住,还是令念之瞬息整个人都僵住了,连冷汗都流不出来。

这种软乎乎,湿滑滑,又没毛的冷血动物,实在是令人齿冷心惊。

一人与群蛇对峙片刻,终是有一条小红蛇先按捺不住,自地上跳起向念之门面袭,来。念之手起棍落,将小红蛇挑开了来。随即,她面对的就是群蛇的攻击。

只见那一群花花绿绿,大小不一的蛇如同下饺子一般噼里啪啦的都向着念之扑来。念之手持长棍,舞的密不透风,不论身前身后,身左身右的蛇,皆都近不得身。

念之亦不恋战,一边将蛇挑开,一边继续往山上而去。

灵蛇无穷尽,人力却很快就消耗殆尽。

一条爬在树杈上黑色小蛇,趁念之不注意,自她头顶落下,一口咬在念之脖颈处。念之只觉脖子一凉,全身一个冷颤,汗毛竖起。这个时候,掉落在脖子上的东西,不做他想,定是灵蛇无疑。

念之心里默默说了句吾命休矣,一手仍舞动着长棍护在周身,一手去扯那灵蛇七寸之处。

灵蛇也惜命,七寸被掐住,很快便松了口。可蛇毒却已随着伤口渗入了血液之中。

念之只觉头脑开始昏沉,手上的力气也渐渐便小,木棍越来越沉重。

呼吸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

忽然,念之一个踉跄,单膝跪倒在地。她一手持长棍拄在地上,一手重重拍在地上,激起一层浮土。念之盯着那手,眼神渐渐模糊掉。

晕过去之前,念之还在想不知道这些灵蛇怕不怕惊雷闪电。

随着念之脱力躺倒在地上,灵蛇也停止了攻击,只是游曳在她身侧,也不离去。

天空之中阴云逐渐汇集,阳光被彻底遮挡。本就被树荫遮挡光明而显得有些幽暗的林子里,变得漆黑一片。

隐约有惶惶之音弥散开,突然天空闪过一道白光,将一切照的通亮,而后迅速的,天地间又恢复一片漆黑。惊雷声毫无防备的自心底响起,只觉身下的大地都颤抖了一番。

随着惊雷声一起到的还有瓢泼大雨,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重重砸落,山林之中风儿不知何时也盘旋吹起。

草叶,树枝被雨水沾湿,十分勉强的跟随上风的动作,拼命摇晃自己。叶落,枝断,整座蛇山狼藉一片。

本盘腿而坐入定之中的廉晁被整座山的躁动吵醒过来,他推开竹屋的窗子,看外面漆黑的天,和狂风骤雨,心下十分讶异。

蛇山本是他真身所化,草木茂盛,灵蛇遍布,却甚少有天气变化之时,更何况,此处乃翼渺州所在,仙家之所,这般恶劣天气,着实少见的很,少见的很啊。

廉晁心下起疑,掐指一算,微微蹙起了眉头。

待雨停风歇,天空放晴,一道彩虹挂在蛇山之上,七彩之色,将长年不见阳光的山林都照耀的带上了几分明媚。

廉晁踏出竹屋,往山下走去。

念之醒来,睁开双眼,入目的是整齐的竹屋顶。又是陌生的地方,念之翻身坐起,环顾整个房间,皆为竹子所制。简单素朴,但也十分清雅闲适。

一身白衣的廉晁坐在屋子正中的桌子边上的竹凳子上,正在下一盘棋。

“醒了。”廉晁不必回头,便知道念之动作。他已探过她底细,虽不过一介凡人,可却有仙骨在身,神魂亦十分强大。

念之反应了一下,她是收到了灵蛇攻击,才晕倒的。她迟疑的摸上脖颈,那被咬伤的地方,可却一点痕迹都没有,她不可置信的又使劲压了压,一点感觉都没有?

“伤我已经给你治好了。”

蛇山之上,灵蛇所伤,能治好这样的伤的会是什么人?念之心念一动,慌忙趴下床,扑通一下跪在廉晁身前,重重叩首下去。

“仙人在上,请收我为徒吧。”此刻的念之,只此一个念头。全然不记得上山之前,老妇人交代的拜师要注意的事情,更不记得之前精心准备的拜师礼等俗物。

廉晁落下一白子,围死一片黑子。“哦?拜我为师?不知你所为何求啊?”

天地六界,凡人最苦,生老病死,皆身不由己。有些修仙求道的心思也不足为怪。可冒着生命危险上这蛇山来,也不像是个求长生的人啊。

念之起身,再次拜下。

“愿拜仙人为师,学那仙家术法。一为复仇,安父母在天之魂,二除邪祟,安生民度世之命。还望仙人成全。”念之说完,又是重重一下叩首。

她到底还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心眼实在的狠。三叩首之后,脑门上红了一片,廉晁见状微微心疼了一下。

看着年纪不过十六七岁,听她所愿,不需多言,他也能猜出几分。父母皆被妖邪所害,也着实可怜。想来,若非她身有异处,怕也就殒命在那妖邪手上了吧。

只是,廉晁尚有几分犹豫,不因别的,只因他在给念之疗伤的时候,发现了一种颇有几分熟悉的毒。这种毒无色无味无形,如同咒符一般依附神魂之上,吸食神魂之力。如此,下毒之人靠着符咒吸食的神魂之力壮大自身,而被符咒吸附的神魂自然一日虚弱过一日,直至神魂虚弱到已不能成型,消散在天地之间。

而这种毒,也曾下在他的身上。忘川河畔,天魔大战,便是此毒令他几乎身死魔界。若非玄穹之光护体,延续他性命,又得魔界圣女相助,用了陨魔杵给他疗伤,他如何能有今日。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