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在没人的地方脱我 皇上 御书房h

热点 2020-05-23 08:12:07

作者有话要说:

应梗章节,傻白甜它……一个都没有!

不喜勿入!!

写出这么个糟糕的东西我该去以死谢罪了,但是重写的话赶不上更新会被砍的QAQ~

明明昨晚想着萌萌哒为什么今天写下来就变成了这样了,我也是醉了!

今晚还有正文更新,先考虑一会再寄刀片行么!QvQ!  应梗:十岁梗

背景设定:在斗罗大陆成神的唐三(万年老处男设定,无CP)机缘巧合之下,遇见了前世神交已久的男神——十岁的宴十。

前奏

柔和的光晕触碰着云雾,动作轻柔宛如母亲的手。隐约中,一座巍峨的宫殿在这光晕之下熠熠发光。

一道身影就这么静静的伫立在云雾之间,眺望着无尽的远方。他有一头瀑布般水蓝色的长发,直直垂到脚下,面容俊美无双。他的身材挺拔而矫健,却仿佛站成了一棵早已枯死的树,周身凝聚着灰飞烟灭的死寂。

数万年的时光像钝刀一般阉割生命,再坚定的心也会渐渐心如止水。

唐三并不是个例。

他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向前走去,华贵的蓝色长袍上水波荡漾。一瞬间,他的身影就消失在迷雾之中。

空谷中。

一个全身布满了凝固的血渍的孩子瘫在地面上,左手直直地伸向一株草药。他用力向前挪动了一下,尖锐的石子毫不留情地刮开了他遍体鳞伤的身体。他轻哼一声,把嘴里痛苦的□□混着好不容易抓住的草药生吞了下去。

唐三站在远处,深邃到仿佛能将人的灵魂都吸入的眼底忽然微微颤动了一下。

这个人,就是名满江湖的千面佛?

他悄无声息地走近了那个狼狈的男孩,才发现男孩身后是一道渗满鲜血的道路,就像有人用一只巨大的毛笔,汲满了血红的朱砂,一点也不怕浪费地下笔拖出一条长长的线。

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唐三只觉得那古井无波了不知道多少个万年的心被揪了起来,他伸手凝聚成一团白色的亮光,缓缓靠近宴十。

“别帮我,”一道嘶哑的声音说道,男孩唇边泌出一丝鲜血,还没长开的丹凤眼带着一股野兽般的狠戾。“不要帮我。”

“为什么?”

“也许你能让我活下去,但是不可能替我活下去。”他说,嘶吼如同受伤的野兽。

“这么说,你是神?”宴十懒洋洋地翻动着一本医书,如果没有看见他手上缠绕的绷带,没有人会想象到他此刻忍受的痛苦。

但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如果生在富贵人家,必定是个锦衣玉食不断、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心尖怕颠着了的孩子。

“我是。”唐三露出一个久远到遗失了真意的微笑。完美却刻意。

宴十直直地盯着唐三,眼底的不甘和不屑坦露无疑。

“如果你是神,凭什么只看着我一个人?”

如果这个世界存在神明,为什么饿蜉遍地,人间疾苦?

如果这个世界存在神明,为什么他遭人遗弃,断筋裂骨?

他不信神,与真假无关。

十三岁的少年抓回了一只口吐白沫的兔子,用不堪入目的刀工连皮带肉一起剃了,起火烤肉。

“你用药毒倒的?”唐三晃神了半晌,问道,“能吃吗?”

“加解药一起烤。”

“……”

唐三看着一边半生不熟的、一边变成了焦炭的兔肉,问:“真的不要我帮忙吗?”

“我十岁前,街坊邻里常说我过目成诵天资卓越出口成章精通文史。”宴十撸了一把衣袖,不以为然:“怎么可能烤不了一只兔子!”

最后,他喝了一碗生兔血填饱了肚子。

“你要出谷了?”

“有些药材这里没有。”

“……”

“你还跟着?我现在相信你是神了,简直无聊透顶。”

“怎么又被人追杀了?”

“我治了一个人。”宴十一边熟练地包扎伤口,一边回道。“他老婆嫌他在外面开枝散叶太多,所以下药让他不举了。我治好了他,正被妒妇追杀中。”

一个寻常妇人有这本事?唐三无语了片刻,问:“那人是谁?”

“哦,武林盟主啊。”

“你确定在追杀的没有他的人?”唐三咋舌。

“没关系,我已经让他和各大门派担保我与鬼命无关,算我赚了。”宴十咬着绷带打了个漂亮的结,舒了一口气。“总算能睡个安稳觉了。”

“在那之前,”唐三说道,“你得先逃过这一波追杀。”

花街柳巷,胭脂粉黛。

“你回来了。”一个明眸皓齿的少女对他莞尔一笑,唐三一愣,任她拉着自己走进了一家酒香和脂粉香气浓郁的青楼。

“小燕啊,我要的飞燕胭脂你买好了吗?”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扑面而来。

揽着他手的少女吐了吐舌头,俏皮道:“抱歉啊小雅姐,我哥来了,等会再给你买。”

被称作小雅的女子杏眸一转,暧昧地眨了眨眼。

唐三被推进一间房间,半晌没找到自己的声音,傻傻地看着那个少女对镜梳妆,脸上的粉黛全部卸下之后,露出一张清冷的脸。

“宴十……”

“长别三载,君别来无恙?”铜镜里的人笑得灿若花开。唐三却看得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哎呀呀,我以为你至少会说一句‘有美一人,婉如清扬’之类的话,真可惜。”

唐三没有接话。

他知道千面佛曾有野兽般的眼神和铮然傲骨,也知道他会独自舔舐伤口、却依然倔强不改。但是到最后,他还是成了他曾经听说过的那个人。

踩在刀尖上行走,带着面具说笑。

他只能做个看客。看他鲜血淋漓,看他假笑宴宴。然后丢却曾经所有的敬佩和景仰,化成凝聚在胸口处郁结不散的思绪。

是情思,还是愁绪。没有人能说得清。

一只藏好了伤痕的手覆上他的脸庞,小指直直地僵着不能弯曲,手的主人用清冷的声音轻声说:“怎么哭了。神也有眼泪么?”

终章

——倘若隔世相逢,我该以何对你?

——以沉默,以眼泪。*

注*:出自渣浪微博,稍作修改。原句是:倘若他日相逢,我该以何贺你?以沉默,以眼泪。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