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里面太满了h 蔡徐坤不要顶那里

热点 2020-05-23 08:11:34

失去了念之的踪迹,润玉内心很是暴躁。足足几日,他只觉坐立不安。直到,传来了旭凤惹恼了天帝,被收回兵权,禁足栖梧宫。他才幡然醒悟,此刻,他竟是在纠结些无用的东西。

六界之中,生灵繁多。连缘机仙子都没法探知念之的下落,那他再想多少办法都没用。除非偶遇。只,万万生灵,偶遇岂是想的那般简单?

念之不在的一千年里,他最该做的是夺取天帝之位,为娘亲和念之报仇才是。

之后,璇玑宫的人明显感觉到润玉的改变,连彦佑都跟邝露说大殿病了一场,整个人都变了。

“不把剑磨锋利了,如何挺起胸膛上战场!”润玉如此回应彦佑,也是在告诫自己。

五方天兵天将没有旭凤的统帅,一时间十分不习惯。润玉趁机多次偶遇天帝,或是在省经阁,或是在天帝于在天界某个花朵繁盛的角落。他一副幡然醒悟好儿子的姿态,令天帝十分受用。

天帝便也顺理成章的将五方天兵天将的事情交给润玉处理,还欲免去他夜神的值务。润玉只说为父帝分忧本是应尽之责,此番暂带旭凤之职。他自能兼顾战事统领之责,亦不耽搁布星挂夜之事。

“且,若母神知晓,怕也会有些不悦。”润玉拱手低头,藏住自己眼神里无法隐藏的对天后的愤恨。

天帝却全然不知,只觉得洞庭一事之后,他的大儿子终是懂事了不少。如此,也算因祸得福。

几千年来,润玉在天后的压迫下,虽冷冷清清但也平平安安的长大,还得封了个夜神的职位,心机素来不少,为人处世更是深谙此道。他有意同天兵天将交好,自然也就在军中处的如鱼得水。且,他一反往日冷清孤傲的姿态,军中事物有处理的十分妥帖,比之旭凤更多三分圆润。

如此,润玉在军中名声一时十分兴旺。许多天界臣子向天帝进旨,夸赞润玉。

润玉面对众臣的夸赞,面色十分平稳。只说往日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如今既然担此职务,自然要为父帝分忧,为天界尽忠。

众人因他这份不骄不傲,淡然处之的姿态,更是高看他几分。隐约间,天界之中关于夜神的传言竟压过了火神。

天后对此事十分不满。她在紫坊云宫生气的摔了桌案之上的茶点果子。越想越是心中不平,也十分不满旭凤所为。

穗禾有何不好,他竟一心要娶那锦觅为妻。甚至不惜顶撞他的父帝。若非如此,天帝怎会关他禁闭,还收回他的兵权交给润玉,更是派人看管栖梧宫,免的旭凤像上次一般,将禁足视为无物。

“锦觅,哼,小小一个妖物,本座定取你性命。”天后狠狠说道,她的手亦紧紧握起。若是往日,这般事情,她都是交代奇鸢去做的。可是,近些时日,那奇鸢竟是为了魔界鎏英公主,不在听她号令,当真令人气愤。尸解天蚕反噬之痛,岂是那般容易消除的?可他宁愿忍着此痛,也不再听她号令。

不说天界纷扰,却说念之落入凡界,她第一世便生而不同。这一世,她生在一位大将军家里,大将军老而得女,心中本是十分喜悦。全家也十分高兴,只是,孩子诞生那日,却突然天生异象。青天白日,烈日当空,却风云忽起,电闪雷鸣,大雨滂沱。

那女孩儿生出来之后,将军夫人便力竭而亡。

喜事便丧事,本是新迎新生儿,整个将军府备了各色喜礼,统统用不上了。匆匆办理了丧事,府里挂满白幡。

将军坐在妻子灵堂之上,麻木的往火盆里送着纸钱。

他半生在外作战,他的妻子为他坐守京中。他们本有三个儿子,俱都是她教养的。儿子们都很出色,只是,战场之上,刀剑无眼。三个儿子死了两个,仅剩的一个还是因为年纪尚小,未去的战场之上,方才保全。

他年纪大了,上书请辞,回到京中。只想守着妻子儿子过日子。谁知,老蚌生珠,妻子竟再次怀了身孕。

有算命先生上门来出言示警,言说此胎乃是魔胎,若留之必然祸乱天下,要趁她尚未成型,早日打掉才好。

老妻本因丧子之事,日日郁郁寡欢,有了身孕之后才满满有了笑脸。将军将此事告知妻子,那将军夫人自然不同意将孩子打掉。且她请了好几个大夫来看怀相,大夫都说怀相很好,不必过多担忧。

且没过几日,那算命先生便在一日夜里坠马摔断了腿。将军想着这算命先生说的言辞凿凿,却连自己的祸福都避不开,可见没什么好信的。

谁想到,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老妻竟就离自己而去了。

接生那日大夫和接生婆也都说了,生产十分顺利,本是母子均安。只是,将军夫人到底年纪不算小,本也身体有些积年旧病,一时力竭,一口气没上来,才去的。实怨不得小孩子。

可将军还是不太喜欢这个孩子了。

他日日守在妻子灵前,足足一个月后,方才恢复了往日的作息。

他那个女儿交予儿子养着,他自己却不去理会。

将军儿子对待妹妹十分上心,日日抱着哄着,好在小娃娃也不怎么闹腾。看起来十分省心。

远在天界的洛湘府,洛霖终还是将半生修为炼化成了一柄柳叶玄冰刃,送与锦觅防身。在接受了他大女儿锦觅的几句嘘寒问暖之后,他不免又想起了如今下落不明的小女儿。

是以,他着人去请了润玉前来。

“水神仙上,”润玉恭敬一礼,“看仙上脸色似乎不太好,可是近日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着风神临秀和水神洛霖分居两府之事,他这些时日里,多有去风神府,到不怎么关注洛湘府。说来,他还是有些不喜水神息事宁人的态度的。想着念儿曾与他说起的那些童年往事,再看如今水神对锦觅的千依百顺,更是替念儿不值。

洛霖摆摆手,言说自己没什么大碍,修养几日便可。

“初时寻回锦觅之时,我便有心化半生修为做一件武器与锦觅防身之用,也问过念儿可想要什么礼物。”水神露出怀念的神色,昔日,风神府,念儿受蛇山蛇毒之伤,白着一张脸却还不服软的挑衅他的样子,真的令他很想念。“你可知当日念儿跟我要了什么?”

润玉亦想起念儿自翼渺州回来,在风神府养伤的那几日。摸摸袖子里的风神令,他自然知道念儿那日要了什么,只是面上不动声色,只摇头做不知模样。

水神将银白水神令拿出来,放在桌上,推给润玉。

“念儿她要了水神令。这本是准备在她承袭水神之位的时候,要给她的东西。你最近的动静有些大了,还是要戒急戒躁啊。”水神说着,将水神令再一次往润玉那边推了一下,让他收下的意图十分明显。

润玉若要夺天帝之位,兵权并不可少。如今,他虽掌无方天兵,可这权力尚是虚的,只需一个契机,天帝便能将此收回,仍交给旭凤。他对水神令确实十分心动,只是——

“仙上是否觉得,你要送锦觅武器防身,另送东西与念之,便算是一碗水端平?”润玉终是替念之问出了这句话。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