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她的腰死死的坐了下去 女主穿越完成肉肉任务

热点 2020-05-23 08:11:28

星斗满天的深夜,留声机里低低哑哑的吱呀着,静静的倾述着这无声寂寥。瑟瑟的晚风灌进大开的窗户,掀起白色的蕾丝窗帘,如涨潮的浪花。

少女静立在屋中,紧抿着唇,晶亮的双眸不时回来于窗外的夜空和眼前的画板,手中的画笔如林间嬉戏的蝴蝶在暖黄的灯光中飞舞着。

“哎呀···”终于停下手中动作的少女,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活动了下僵硬的脖子,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刚刚画好的星空图。双手跟着嘴里哼唧的语调,打着响指,身体也随着乐声翩翩起舞:“Perfect!”

“啊,我真是一个天才。”少女得意的左手环抱在胸前,右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怎么能才学没多久,就可以画得这么好呢。唉,我这样的天才让其他的人怎么活呀,哈哈···”

‘叽咕···叽咕···’

不合时宜的响声打断了少女的自我陶醉,她揉着自己干瘪的肚子看了下床头欧式雕花座钟:“都快12点了呀,阿香和婵娟肯定都睡了。看来得自己动手了。”

少女取下衣帽架上粉紫色的毛衣穿在身上,放轻脚步走出卧室朝楼下厨房摸去。

才走到厨房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少女欢笑着扒在门边,如猫般探头去看:“阿香,你···”不是阿香啊。

刚谈完事儿,正准备随便弄点三明治解决一下的,明楼和明台诧异的看着门边探出的小脑袋,一张嫩得能掐出水的芙蓉面上是满满的窘迫。

已经借住在明家将近一个月的人儿,自然不会对这个明镜姐姐每天都擦拭过的照片上的人陌生,她放下了扒门的手,走出来半鞠了一躬:“明楼哥哥好,明诚哥哥好,我叫苏蕴仪,是暂时借住在这里的。我···恩,打扰到你们,真是不好意思,我先走了,再见。”

仿佛是面见先生的学生,苏蕴仪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又鞠了一躬,迅速转身,消失在了两人的视野里。

留下厨房里被当作毒蛇猛兽的两人面面相睹,不约而同的笑了笑。

明诚把刚做好的三明治递给了明楼:“她就是大姐来信里说的那个苏小姐?”

“当年我父亲骤然过世,大姐以十七岁之龄接掌明氏企业,在商场上可谓是举步维艰,寸步难行。就在这个时候是苏继荣老先生帮了我们一把虽说苏家世代书香,可是苏老先生的门生遍地,投身商场的更是不在少数,给予了我们不少帮助,明家才能在当时渡过难关。事后大姐多次想要报答,都被他们婉拒。

直到这次苏老先生北上任教,对北京局势也不甚了解,不敢贸然带着苏小姐一起去;却又不放心苏小姐一个人留在上海,这才找到大姐,希望能让苏小姐暂时借住于明家,等他在背景安顿好了之后,再来接她。”

从前的往事,如今回忆起来总是令人唏嘘,“这下大姐开心了吧,总算是可以小小的报答一下当年的恩情。”明诚笑着把才做好的三明治拿了起来、

只是,还不等他送到面前,就被明楼虎口夺食,给拿过来放进了盘子里:“大哥,你干什么啊?”

“你自己再做一份吧,这份我给苏小姐送去。”这么晚了还来厨房,他当然不会以为对方只是出来遛弯儿,肯定是饿了。又见到不熟悉的两个大男人,难免羞涩。

明楼又拿出一只杯子洗干净,倒了一杯牛奶后,和三明治一起放进托盘里离开了厨房。

房间里苏蕴仪来来回回的走着,揉着瘪瘪的肚子,“好饿呀,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房间,这样我还可以再溜下去一次。唉···”

‘咚咚咚’三声不急不缓的敲门声,打断了苏蕴仪的烦躁,“谁呀?”

她走过来打开方面,门外明楼身着银灰色的西装背心,和同色系西裤,看起来十分绅士、儒家,就连手持托盘这个动作都丝毫不嫌突兀。他轻笑着把托盘往前送了送:“饿了吧。”

“没有,我就看看。”苏蕴仪慌乱的嘴硬着,肚子却诚实的响起了叽咕声,她越发羞涩的低下了头,苦恼得想要对自己不听话的肚子,拍两下以示惩罚。

明楼的唇畔边笑纹加深,把托盘递到了苏蕴仪面前,明明那样一个儒雅的人,做起这个动作来却让人感觉到不容拒绝的强势。只是稍稍愣了一愣,苏蕴仪就将其接了过来:“谢谢,明楼哥哥。”

“快吃吧,吃完了,早点休息,已经不早了。”

“好。”

※ ※ ※

冬天的清晨天气凉爽而清新,空中浮动着一抹淡淡的半透明的雾气,几声婉转的鸟鸣带着清脆的尾声袅袅地从雾中飘来。

苏蕴仪穿着粉色睡衣,推开古朴精致的雕窗,对着花园里正在翩翩起舞的枯叶,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才转身走进了盥洗室。

餐厅里早起的阿香正在给已经上桌的明镜、明楼和明诚端着早餐,猛地抬头就看到了穿着茜色蕾丝洋装的苏蕴仪,黑直长发上别了一颗精致的发卡,就像是橱窗里的洋娃娃十分漂亮:“蕴怡小姐,早上好。”

“早上好。”苏蕴仪微笑颔首:“明镜姐姐早上好,明楼哥哥早上,明诚哥哥早上。”

因着昨晚那一出儿,苏蕴仪在喊明楼和明诚时,不自觉的别开了眼光,不敢与两人对视。

“早上好,快坐下吃早餐吧。”往日苏蕴仪都是坐在明镜左下手的位置,现在明楼回来,自然不可能再坐那个位置。她指了下明楼的右手边:“蕴怡坐那儿吧。我来介绍一下···”

“不用了,大姐,我们昨晚已经见过了。苏小姐早上好。”明楼看着被霞光所晕染的半边芙蓉面,很厚道的没有提起他们见面的经过。

明诚也含笑的打着招呼:“苏小姐早上啊。”

“叫什么苏小姐,这么见外,叫蕴怡好了。”明镜不满的摇头。

苏蕴仪努力维持着自己的淡定,柔笑着:“明楼哥哥、明诚哥哥,叫我蕴怡好了。”

“那你也不要明诚哥哥了,直接喊我阿诚哥吧,就跟明台一样。”

“嗯。”苏蕴仪柔柔的点头,心中却冒出一丝疑问,难道自己要管明楼哥哥喊楼哥哥?阿楼哥哥?还是不要了,就叫明楼哥哥挺好的。

好在明楼也没有像明诚那样纠正自己,佛则她还真的不知道找什么借口来婉拒呢。

一顿不算长的早餐,总算在苏蕴仪坐立不安中结束了。看到相继离开上班的三人,她以迅猛又不失优雅的动作解决完了自己的早餐,也匆匆出门了。

※ ※ ※

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成立于1912年11月23日,是一所令人瞩目的学校。掀开了中国现代艺术教育史上的第一页,也吸引了无数的美术爱好者前来学习,取经,苏蕴仪也是这无数人中的一粒。

向来学习国画的她,在一次无意中接触到了西洋画作后,就喜欢上了素描,看似寥寥几笔,就能将事物的形体、结构、特征、节奏、韵味描述出来;也喜欢了色彩丰富,立体质感强的油画,为此还特意做了美专的旁听生。

冬日和煦的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照得人身上暖暖的,也让晚睡的苏蕴仪有些昏昏欲睡。她偷偷的打了个哈欠,用橡皮擦到画纸上多余的线条,偷偷的溜出了教室。

在教室外四处溜达了一下,感觉没那么困之后,才回到了教室。旁边位置的方瑜此刻也放下了画笔,打开自己的随身小包,从里面翻找着,最后拎着底部抖了抖,对滚在手心里的几个铜板叹了口气。

“怎么啦?”苏蕴仪手臂拐了拐她:“你这是在清理家当吗?”

方瑜撅着嘴看了她一眼,点点头:“是呀。”翻遍了也只有几个铜板啊,不够啊。

“你做什么不够啊?”

“我画纸和颜料都快用光了,我本来打算今天去买的,但是现在钱不够了。”方瑜掂了下手里叮当响的铜板,又打量了一下剩下颜料:“节约一点,应该还是可以维持久一些吧。”

画画这个东西,需要颜料的多少并不是自己想要控制就可以的吧,毕竟美术系是个出了名的烧钱专业呀。苏蕴仪拿出画架上挂着的手拿包,从里面拿出了五块钱:“我借你吧。”

“这个···”方瑜犹豫的看着,迟疑不定:“算了吧,我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够还钱啊。”刚才自己把钱都借给了依萍,肯定是不能催她马上还钱的,但是又不好意思找爸妈再开口了,所以还钱的时间也没准信儿啊。

苏蕴仪把钱拍到她的手里,“行啦,我又不催你。等你有了再还我吧,没关系的。”

“那···好吧,等我有钱了就还你。”方瑜噙着笑容刚要把钱放进了荷包,一道火红的身影就冲了进来:“方瑜,你在干嘛?”

梳着两条大辫子,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孩子,紧紧握着方瑜的手腕,通红的双目如生毒刺一般死死盯着苏蕴仪。

苏蕴仪也歪了歪头,很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面前突然冒出来,对自己充满敌意的女孩。既然已经是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就不明白她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充满敌意。

美术室里静谧的画面,也因为这道尖锐的嗓音给划破了平静,大家纷纷停下手里动作,转头看着那不自觉的行成三角形的三人。

“依萍你怎么来啦?”方瑜诧异的看着这个本该已经离开学校的好友。

“如果我离开了学校,怎么会看到这一幕。”依萍红着眼眶的大眼含着泪水,她夺过方瑜手里的钱扔到了苏蕴仪的身上:“我不需要你们可怜,也不需要你们的帮助。”

说完这话就冲了出去,“依萍,”方瑜看着那道火红的背影,又看看一脸莫名的蕴仪,只得匆匆说了句“对不起,蕴仪。依萍,你等等我啊。”就追着依萍跑了出去。

苏蕴仪半张嘴,弄不清这是在演电影,还是戏文,自己不就借五块钱吗,招谁惹谁了啊。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