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肉文推荐 他每走一步 就深入一下

热点 2020-05-23 07:20:20

柳云裳发现,最近自己好像特别的忙碌。

前几年的时候每天除了教导师妹顺便给师姐帮帮忙然后和亲朋好友联系一下感情再被系统通知着去解决那些违法越界意图不轨之人以外就没什么事情了,但是今年——

从年初的二妹柳夕嫁到藏剑山庄从霸刀的小姐变成了藏剑山庄的三庄主夫人,到前段时间小妹柳长忆情窦初开喜欢上了长歌的疯子大爷杨青月,再到之前自家师妹被拉着去五仙当了教主,再到现在,叶蒙又出问题了。

一大早的就发现叶蒙神色古怪还闪闪躲躲的,柳云裳几乎不用多想就能猜出来绝对是出事了。

就叶蒙这个大写的耿直,能够瞒得住什么才是见了鬼了。

而且他今天的样子也的确是太过于反常,那么欲言又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想对曲云告白呢。

“怎么了,四郎?”柳云裳被叶蒙看了半天,都替他眼睛疼。

叶蒙看了看柳云裳,欲言又止,然后……

然后他就跑了。

柳云裳抽了抽嘴角,确定了这一次叶蒙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事情。

还是那种很不方便说出来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事情,而且发生事情的人一定和叶蒙关系密切,并且和自己也一定是熟识的。

这么一来的范围就减少了很多,再加上柳云裳还问了系统——

在这方面一直是只要问了就一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系统很爽快的给出了答案。

出事的是叶英。

闭关大半载,叶英成功的悟出了心剑。

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叶英为此付出的代价是目盲白发。

而且造成这个结果的还是因为外力因素的干扰,本来叶英是可以顺顺利利的成功而不需要像是现在一样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的。

接二连三的身边人都开始出问题,这让柳云裳不得不开始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流年不利。

柳云裳有些头痛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心,又把从叶蒙那里拿过来的信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每一个字都看的认真,试图从中找出开玩笑的痕迹。

但是她失败了。

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叶英的确是出事了没错。

大半年之前叶英闭关修剑,言道是想要探究更高一层的剑道奥秘。这件事情柳云裳是知道的,甚至在叶英闭关之前他们还就这件事情探讨过——比如说叶英剑道的未来方向什么的——毕竟他们是一样的人,都是自己走了自己的路,在他们的前方没有前人的经验可以提供借鉴,他们所走的路只能依靠自己的判断来分辨正确与否。

不过作为同样特立独行的走着自己的剑道的人,柳云裳倒是可以提供一点自己的建议。

单从那一场谈论来思考,叶英并不应该出事。

他的前路已经探明,所欠缺的只是走过去而已。

他……本不应该有事的。

柳云裳这样想着,一直到方才看到那来自藏剑山庄的一封信的时候。

那信是寄给叶蒙的,里面只说了一件事情。

叶英出事了。

柳云裳记得他们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叶英还是好好的,但是等到他出关之时,却已双目失明,黑发成白。

即便只是看着这些字,并没有亲眼的看到自己的挚友变成了何种模样,但是柳云裳依然不可抑制的感觉到了心痛。

她的挚友——怎么会如此!

也许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个消息大概算是大快人心,但是对于柳云裳来说这真的不能算是一件能够让人心情愉快的好事。

得到这个消息的柳云裳只觉得实在是糟心。

这种心情,是对于一连串事情都赶在了一起的烦躁不快,是对于挚友出事的担忧和对挚友如今情况的紧张,也是心底更深处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微妙疼痛酸楚。

柳云裳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觉得自己大概需要冷静一下子。

柳云裳不否认,在得知此事的时候,那一瞬间她的确有了想要不顾所有抛下手头一切事情去见叶英的冲动,但是很快这种情绪便被柳云裳自己压了下来。

不能这样。

她对自己说。

就算是通过系统她对于事情的真相了解得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更加的全面透彻,但是——

叶英既然不想让她知道,她便应该做出不知道的样子来。

何况叶英失明之事本来便是藏剑山庄之隐秘,单看藏剑山庄对于秘而不宣只对于叶蒙说了此事,便该知道藏剑山庄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了。作为忆盈楼霜秀,她不应该在作为友好门派的藏剑山庄布好的局里胡乱插手给他们添乱,作为叶英的挚友,她更不应该让挚友的心思白费。

她……不应该知道这件事情,更不应该贸贸然的离开暂时还不怎么稳定的五仙去藏剑山庄。

柳云裳这样的说服了自己。

但是她还是没有忍住利用系统这个外挂搜索了一下子方宇鹤的位置。

方宇谦夜闯天泽楼,大闹藏剑山庄,虽然最后为叶英击败,但是却也惊扰了正在闭关关键时候的叶英。叶英出关之时虽然已经成功的突破了阻碍修成了曾经只是在他们讨论之中的心剑,但是双目却是已盲,乌发成雪。

这种事情……就算按照宽容大量一点的心胸来说柳云裳乃至于在心法尚未完全推演完毕之前就开始贸然闭关尝试突破的叶英自己也有责任,圣母一点的人会说方宇鹤不因该就此负上全责,但是,谁会管?

且先不说方宇鹤的确是有绝大部分责任,一方是受害的无辜好友,一边是贸然闯入他人家宅大闹的恶徒,你会站在谁的哪一边?

结果早就已经是不言而喻的了。

就算是看在东方宇轩——或者准确的说是方乾的面子上她不会弄死方宇鹤,但是,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却还想要什么代价都不付出?

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好事呢?

柳云裳想,怎么可能呢。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