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Ngai 为了工作老婆被别人搞

热点 2020-05-23 07:20:19

林秋桂心下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又见他一本正经地跟自己说,这石棉花为人不咋地,她就松口道:“那你今后离她远一点,我不喜欢她那个人,我也会让秋桂防着她,跟她保持距离。”

这石棉花虽说是城里人,可她的作风,她真不敢恭维。

其实除了沈东强喜欢她外,他们村还有好几个年轻小伙子追过她,不过她看不上,却又不直接拒绝人家,反倒任由那些小伙子给她挑水,替她分担这下地的重活儿,还想法子给她买漂亮衣裳。

旁人看不过去,当面说了她几句,这石棉花就委委屈屈地双眼含泪,直说她没有让他们为自己干活,或者给她买这买那,讨好她,都是他们自愿,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那些小伙子的父母听了,当然不乐意,全都跑去跟队长提意见,让这石棉花收敛点,别一天到晚地勾搭这个,勾搭那个。

队长肯定是要向着村里人,就让他媳妇闫秀红给这石棉花做了好几次思想工作。

石棉花哪听得进去,她巴不得在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面前,展现自己的魅力。

但时间久了,那些年轻小伙子也失去了耐心,他们不是傻瓜,他们为这石棉花付出这么多,石棉花无动于衷不说,她还觉得他们为她做的都是理所应当。

那他们还有啥好说的,该放弃就放弃,自认倒霉。

渐渐的,这石棉花的人品和作风都传到了周边的几个村子。

身边也只剩下整天无所事事,到处闲逛的二流子沈东强,好在这沈东强为了把她娶回家,是什么事儿都愿意为她做,就是胆子太小,忒没种,还有他妈刘婆子是个嘴碎,又死抠的老妈子,每次沈东强给她拿些好吃的,她都发现那些食物被刘婆子做过手脚。

气得她想扔了又觉得可惜,只能忍着满肚子火气给吃了。

而她昨天来找林秋桂抱怨,其实就是为了发泄和炫耀。

这刘婆子和沈东强上她那儿吃饭,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问问她,啥时候嫁到沈家,那她肯定是不愿的了,她可是城里长大的姑娘,还想着回城以后,让她妈给她说一个方方面面都胜过沈东强百倍的对象。

她却又不能得罪或者激怒这刘婆子和沈东强,她还想着沈东强围在她身边多转一会儿,她真的受不了这每天扛着锄头下地,一到夏天被这烈日晒得浑身起痱子,又或者中暑头疼的苦日子。

还是得身边有个男人帮衬,让她少干点体力活,她就三言两语地敷衍了一下刘婆子,说她要结婚还得看她父母的意思,等她抽空了,去邮电局给她父母拍一封电报,看他们是不是愿意自己嫁给沈东强。

这刘婆子关键时刻,还是挺精明的,她压根就没被石棉花给忽悠,她一下就听出,这石棉花是想拖延时机,想等她拿到回城的盖章信后,她就能光明正大地甩掉她儿子,独自回城。

那她哪愿意?

她儿子沈东强哄了她那么多年,有啥好吃的,好喝的都给她送去,凭啥她利用完自己儿子,就拍拍屁股走人。

不行,她才不干这亏本的买卖。

这石棉花必须嫁到他们家,她儿子每天做梦都想和这石棉花结婚,那石棉花要是走了,她儿子得多伤心,她得多肉疼,这些年给石棉花花费的钱和票。

再说了,这外人都传她拿大儿子的工资,去补贴小儿子,却不知她要不这么做,那她小儿子咋哄得了石棉花的欢心,她不能让石棉花小瞧了她儿子。

杨东岳就知道自己在林秋珍面前,说这石棉花的不是,她绝对不会再跟自己置气。

他忙应道:“你就放一万个心,我绝对会离她远一点,不会跟她有什么交际。”他傻了,才会和那个石棉花有什么往来,他上辈子也是个女孩儿,他哪能不看出这石棉花的心机和某些阴暗的想法。

林秋珍再三瞧了他几下,确定他这表情,以及语气都十分真诚和笃定,她这憋闷又赌气地脸色才真正的有所缓和,说:“那行,但是你一定要记住你说的话,还有咱家水缸的水没了,你去挑两桶。”

“没问题,我现在就去。”杨东岳总算哄好了这林秋珍,不用再被她的低气压给笼罩。

他这心里免不了雀跃和高兴,浑身轻松地拿上担子,往他们家不远处的小溪走去。

这小溪流的水,全来自于山上那个溶洞里面的地下河,他带两个孩子上山砍柴时,有幸瞄过那么几眼,但他当时没太在意,也没敢进去瞅一瞅,实在是洞口狭窄,里面黑漆漆的,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溶洞里面藏了许许多多的小蝙蝠,一不小心打扰了它们,那可真是黑压压地一片,令人毛骨悚然。

“杨大哥,你挑水呢!”在杨东岳放下担子,把木桶放在清澈干净的小溪里盛水,这石棉花就神出鬼没地溜到了他身边,害得他马上往旁边挪了几步,他刚刚还跟林秋珍承诺,要跟这石棉花保持距离。

那万一让村民看见,跑去告诉林秋珍,那他不又得冤枉地叫苦不迭,被林秋珍给责怪。

石棉花看他一副避自己如蛇蝎的模样,她就来气。

她怎么说都比这林秋珍要长得好看,惹人爱,再加上她又是城里长大的姑娘,受过高等教育。

这杨东岳按理,应该会和她走在一起,有共同的话题,岂料,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一副懒得搭理自己的样子,让她是百思不得其解。

她到底哪里不好,让这杨东岳一直跟她不太熟络,难不成他就喜欢没文化,没修养的农村人。

石棉花猜不透,想不透,明明杨东岳是柑家村出了名的懒汉,她都没嫌弃他,他就先摆出一副瞧不上自己的模样,怕不是心里有鬼,不想表露自己的心迹,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先对他产生好奇和关注?

杨东岳要是晓得石棉花这么脑补,那他一定会脸黑地吐血,原来这世上还真有自作多情的奇葩。

“杨大哥,你拿到回城的盖章信了吗?实在不行,咱一起高考回城,我听我妈说,这上面已经有文件下发,那我们总得试一试,不能一辈子留在这里,你说对不?”石棉花并不是真的看上杨东岳,她就是想临走之前,撺掇杨东岳跟她一起回城,那林秋珍绝对会被气个半死,算是报复杨东岳之前瞧不上她,娶了林秋珍的仇。

杨东岳根本就没那个心思听她说话,他就急忙打满两桶水,用扁担挑在肩上,迅速离开石棉花的视线。

让石棉花说了那么多,等于白说,她恼得直跺脚,暗骂这杨东岳太不识相,她这可是为了他好,他却一句没听进去,还拼命躲开自己。

这……这算怎么一回事儿?

然而杨东岳不用她告诉自己,他就知道今年国家会恢复高考,下乡的大批知青,会通过高考回城。

他也知道这石棉花此时告诉他这个消息,绝对是不怀好意。

那他咋可能还那么傻,去跟石棉花搭腔。

“你咋了?跑得这么快?你瞧这桶里的水,差点都让你给撒掉了。”林秋珍满是怪异地看了看他喘息不停的动作和表情,颇为关切地开口问他。

杨东岳立即扬起笑脸,镇定地说:“我不是怕你急着用,所以这回来的时候,走得快了点。”还好,他反应快,及时为自己找借口遮掩。

否则林秋珍知道这石棉花刚才来找他,绝对又会跟他生嫌隙。

说这石棉花咋别的男人都不主动搭理,偏就和他说那么多话。

那他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林秋珍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好像没发觉他有什么心虚的地方,干脆摆摆手,说:“那你回屋休息一会儿,哦,还有?”

“还有啥?”

“还有就是你明天要跟我起得一样早,咱要带三个娃去我姑那儿喝喜酒。”

杨东岳点点头,这时候的席面,应该挺实在的,但要想吃得好,那真就要舍得下本钱。只是他们拖家带口去吃酒,这拿出来的份子钱,也要过得去才行。

三个娃早在杨东岳和林坤牛他们回来之前,他们就晓得明天要跟着大人去喝喜酒,瞬间开心地合不拢嘴。

这年月,他们唯一能指望吃顿好的,除了过年过节,或者像昨天那样打到野猪,大家伙都分一分外,他们就想着去喝喜酒,到时这桌上,肯定都摆满他们平常都吃不到的食物。

那他们哪能不欢喜和期待?

像林坤牛和邓翠云他们就不好意思跟着去了,他们家人多,去了怕是让人笑话,说他们要把送的礼金,都给吃回来。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