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强奸了 堵着不准混浊流出来h

热点 2020-05-23 07:20:15

虽然柳云裳很认真的希望李忘生嬴,但是天不遂人愿,最后赢的是拓跋思南。

因为这个,小姑娘的嘴巴可是撅的老高,明摆着的不高兴,还是叶英哄了好久才恢复了心情。

牵着柳云裳的手,叶英走神的想着原来口拙的自己也能哄人啊。

恭喜叶大公子发掘出自己的新技能。

既然最后的胜利者都出来了,那么今年的名剑也就应该送上来了。不过因为主持的人不是叶孟秋而是一个白发老者,对方在说到名剑的时候又犹豫了一下,武镜说话就不怎么好听了。

于是意图刷藏剑好感的李承恩又和他对上了。

“那是族里的一位长辈,父亲还要喊上一声叔父。”叶英完全不受正在文雅的互揭黑历史的两个的影响,拉着柳云裳的手小声的对柳云裳说道。

柳云裳点头表示明白,德高望重嘛,她明白的,霸刀山庄也有很多的长老。

这边叶英和柳云裳两个人在小声说话,那边一群人已经商量好了一起去剑冢看名剑。

“剑冢不似你们家的禁地吗?这么多人一起去真的没问题?”柳云裳问道。

叶英答得有些迟疑:“既然叔公同意了,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

“你家长辈真是奇怪。”柳云裳以这一句话结束了这个话题,拉着叶英跟上了众人前进的步伐。

剑冢很符合这个名字,一踏进这里柳云裳就感觉到了森森的剑气。

无数的剑气肆意纵横,交错着夹杂在一起,各种各样的声音在柳云裳的耳边响起,一时之间,柳云裳竟以为自己回到了含章阁。

虽然已经有过一次经验,但是拜那异常敏锐的天赋所赐,不可避免的,柳云裳还是昏眩了一下。

“云裳?”和柳云裳手拉着手的叶英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柳云裳的异常,不由得握紧了柳云裳的手,低低的喊道。

拉着幸好是拉着叶英,不然就要摔倒了。反应过来的柳云裳在心里庆幸了一下,以手扶额:“我没事。”

“真的?”叶英还是有些不放心,追问了一句。

“当然是真的!”柳云裳答得诚恳,“阿英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的确不像。叶英很认真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柳云裳,在心里默默的答道。

剑冢中的风景实在是不怎么样,地势也十分复杂,到处都是林立的巨石,路也是弯弯曲曲的一不小心就要迷路,并且因为那些巨石实在是太过高大的缘故,仰头的时候也只能看到小小的一方天空。

光以风景而论,完全不能和含章阁比。

柳云裳这样评价道。

唯一有些特殊的,便是集四季之景为一处这一点了。

含章阁作为柳氏族长的闭关之所经历了多次改造,前几代中又有一位极喜爱美景的组长,是而含章阁的风景极佳。而且要知道,含章阁虽然名为阁,但是实际上并不只是一座阁楼。霸刀山庄占地极广,而含章阁足足占了霸刀山庄十分之一的面积,其占地之广可见一斑

霸刀山庄立足江湖多年,又是家学渊源,所收集打造的各种神兵利器不计其数,区区一座阁楼怎么可能放得下?会被放在阁楼里的,品相只能说是上佳或者优秀,像柳云裳所拥有的凌虚那种绝世神兵,霸刀山庄向来都是独立的开辟出一处的。

也是柳风骨爱女心切,才会在柳云裳去含章阁的时候把那些绝世神兵放在一处方便女儿挑选。

在柳云裳看来,霸刀的含章阁与藏剑的剑冢,唯一相同的地方大约就是同样森严的守卫和一同有着天成的复杂阵法了。

“这里面埋的剑……”柳云裳顿了顿,努力的寻找着合适的措辞,“很激动。”

对于自己的特殊体质,柳云裳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明明都已经有凌虚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剑蠢蠢欲动的想要飞过来?这些剑难道感觉不到她身上的凌虚剑气么!

柳云裳不自觉的握紧了叶英的手。

“雀跃,我感觉到了。”叶英微微侧首,然后对着柳云裳露出一个惊艳至极的浅淡笑容,“我感觉到了。云裳,它们很喜欢你。”

是啊,喜欢的都要扑上来了!

柳云裳将叶英的手握得更紧,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可是我已经有凌虚了。”

“凌虚?是那把战国名剑凌虚吗?”叶英对于各种名剑也算是极为了解,一听柳云裳说出自己佩剑的名字,立刻便想到了那把战国名器。

柳云裳承认的十分坦然:“是啊,我这一生,只会有凌虚一把剑。我们说好了的。”

“的确该是如此。”对于柳云裳的话叶英并没有表示出什么异议,反而显得十分赞同。

——这两个一样都是把剑当人看的家伙。

路并不长,众人又走了一会儿便到了放置名剑的地方。

叶英与柳云裳轻声解释道:“此次名剑大会的彩头宝剑名为“正阳”,长三尺七寸,重三十两八钱,宽剑厚刃,重剑无锋,大巧不工。此剑采集五种天火之碎片,以高温溶合而成,剑气炙烈,斩妖诛邪,万魔难侵。”

“我已经感觉到了。”柳云裳对着叶英露出欣悦的笑颜,“如此霸烈灼热的凛然剑气,果然不愧正阳之名。”

说话间,眼前山石尽去,豁然开朗。

柳云裳发出惊讶的抽气声。

数块巨石围在一处圈出一块空地,中间是一个石质的高台,高台上插着一把长剑。

长剑剑气极盛,即便是隔了好几丈,柳云裳依旧能够感觉到那灼热的气息,滚烫的让柳云裳觉得有火焰在贴着肌肤燃烧。

但是这并不是让柳云裳惊讶的原因,正阳虽好,但是柳云裳也不是没有见过更好的名剑,仅凭正阳并不足以让柳云裳产生“惊讶”这种情绪。

一身浅色衣裙的公孙幽手持长剑,与一人背靠着背盈盈而立,无限亲密。

两人双剑紧贴,默契万分。

那人一身水红衣裙,裙摆上开着金色的张扬花朵,大朵大朵的,盛开的肆意。乌黑的长发被仔细的挽起然后用带着流苏的发钗固定住,银色的蝴蝶停在青丝上,仿佛在下一刻便会展翅而飞。肌肤白皙好似初春的那一场新雪,通透如玉。

红裙,乌发,雪肤,这极致的色彩对比,不仅衬得女子越发明艳动人,也更加的显出那张与公孙幽一模一样的容颜上绝不一样的凌厉嚣狂。

这才是柳云裳惊讶的原因。

公孙二娘,公孙盈。

不论是公孙幽还是公孙盈都是世间少有的绝世剑客,公孙姐妹联手更是少有敌手,江海凝波剑与山河流云剑双剑合璧,天下无人能及。

叶孟秋想,这对凶残的姐妹终于和好了,他的正阳也终于保住了。

公孙幽只是受叶孟秋所托守护正阳,现在正主已到,妹妹也终于愿意现身,当下也不再停留,和叶孟秋告了一声便准备离开了。

公孙幽笑容温柔的看着公孙盈:“阿盈,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公孙盈冷哼了一声:“这么多年不见,你的戒心都磨光了吗?连我在你身边这么久都没有发觉!”

“因为是阿盈啊。”公孙幽依旧是笑着的,眉眼温柔,“阿盈,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怎么可能会对你有戒心呢?”

公孙盈没有说话,只是扭过头去不去看公孙幽,仅只给公孙幽一个侧脸看。

公孙幽嘴角的笑容加大了一点,她收剑回鞘,空出的一手则是伸出去拉公孙盈隐在水红色广袖里的手。

公孙盈的手动了动,却并没有躲开公孙幽的手,也没有甩开或者是挥剑迫使公孙幽收手。

“阿盈,你跟我一起回家好不好?”公孙幽的声音更加温柔,软软的,仿佛十分渴求。

公孙幽没有说话,公孙幽却是仿佛得到了什么暗示一般,眉眼间尽是喜悦:“阿盈,你答应了是不是?”

“丢不丢人?”公孙盈终于没忍住开了口,眼中略有几分怒意,声音也是带了几分尖利,仿佛极为恼火的样子。但是只要仔细看,便能够注意到公孙盈眼底的欢喜。

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呢?

当年的事情,她气的,不过是最亲密的姐姐竟然与心上人联手瞒着她而已。现在想来,谁没有错?

但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她的姐姐还在等着她,公孙幽还在等着公孙盈回家。

“阿盈……”公孙幽拉长了声音唤公孙盈。

深知公孙幽缠起人来的功力,公孙盈快速说道:“回家说!”

“嗯,我们回家。”得到公孙盈的答案,公孙幽不由得拉紧了公孙盈的手瞬间舒展开了眉眼,温雅笑容中是数不尽的欢喜。

回家……她的妹妹,终于愿意放开了心结,跟她回家。

仿佛是被公孙幽的喜悦所感染,公孙盈的嘴角也翘起了一个细微的弧度。

回家,回到她们最初出发的地方,一切都归于原点,许多年来的那些恩恩怨怨爱恨情仇都成了烟尘消散在了风里,她们还和当初一样亲密无间姐妹情深,是最好的姐妹,最默契的剑客,山河流云剑还是有江海凝波剑来配合,姐妹联手,天下无人能及。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