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俄罗斯tee 混蛋总裁,我要和你离婚免费

热点 2020-05-23 07:20:14

某天小椎去菜市场的时候,发现了一家店的老板娘正在提着一个网格袋子要拿出去贱价处理给不远处的活鸡售卖档口。

一问之下才知道,他们店里有一批红薯因为运过来的时候淋了雨,然后一时卖不了那么快,有不少挤压的红薯就在仓库里就发芽了。现在是挑出来发芽比较明显的那些,要拿出来处理给认识的养鸡店那边做饲料来着。

小椎也为这老板感到可惜,但是红薯虽然发了芽之后不像土豆一样有毒,却会发生口感上的变化,简而言之营养流失了,这样的红薯正常来说是卖不出去的,只能连苗带红薯的贱价处理给附近养鸡鸭什么的剁碎当饲料。看老板娘提的这一袋子就起码几十斤,还不是全部,可想而知她这次的损失有多大。

只是看着漏出袋子外面那还稚嫩的暗红色圆叶,小椎突发奇想,和老板娘一块钱一斤的,买了两斤处理红薯,选的都是个头不大,芽比较多而且相对完好的。

这种黄心红薯本身种出来的红薯藤就是他们常吃的那种圆叶薯藤,涩味淡,很滑嫩,所以种来吃肯定不是问题。一般情况来说为了节省,种红薯都是用几个红薯埋地里,抽发出薯藤之后再折比较长的薯藤去扩散种植的,只是如今反正他种的不多,老板娘的价格也很低,一块钱一斤,小椎直接就给带回来了。

他并没有将番薯直接放泥里,而是先找了一个窄口长条的浅盆,给盆底装了些水,红薯们叶芽向上摆在盆面上,就这么直接玩起了水培。

反正看着这些红薯还都那么胖,本身的养分绝对够藤苗长一阵子了,直接埋泥里没准还因为红薯本身营养太丰富,容易招虫,只要不直接碰水保持表层经常干燥和通风,那么虫子是不会像吃土里红薯那样在暴露空气中的红薯上停驻的。小椎打算先这么耗他一阵子养分,等干蔫了之后再给它埋土里。

盆底的水和番薯一直保持在若有若无的接触,为了吸取更多的水分,红薯很快就生长出了白色的根须,顶上的叶芽是一天一个变化,这刚一个星期呢,小椎觉得他们就快能开吃了。

毕竟自己种的,也不愁浪费,嫩一点的芽吃着味道更足,皮薄,也不用怕皮被剥干净了。何况番薯整个都能长出芽来,摘了一处还能有别处,不怕摘了就没了。想想现在这天气祸害了多少蔬菜,弄得菜价一个劲涨,一斤番薯藤还两块五呢,这么两斤的番薯才两块钱,往后可以摘上很多次。

不过摘了第一批之后,差不多可以考虑给水里添加一点养分了。之前为了方便生根,一直用的清水。如今叶子长了那么久,红薯里的养分肯定消耗了一部分,小椎往水里添了一些氮肥和液肥的混合料,为了防止天热产生异味,所以放的很稀薄,隔天添一次也就好了。打算再养两波叶子,把红薯耗得扁一些不容易招虫了,再埋土里去。

虽然番薯藤不算贵,但是产量高不招虫,可以多次采收,不失为一个好品种。之前是地方小而且觉得没必要,既然有了这个机会,他们如今的地方也够大,小椎愿意多留一个盆子。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南歌对这一盆不用泥巴种出来的薯藤也很好奇,给予了和桃金娘树莓一样的热情,天天盯着看半天,小椎都有点吃味了。

今天去买菜的时候,又遇到了那个卖江鱼的老伯,今天的小鲫鱼不错,小椎又挑了七条,打算油煎酥脆了当粥点。这次时间充裕,多聊了一会,才知道以前之所以没见过老伯,是因为老伯一直在市内的另一个老市场小江市场那边摆摊的,还有一个相对固定的小档口。

本市里三个老市场,小江,三合,湖区,其中湖区是小椎以前和奶奶去的最多的地方,那是一处野市场,路边仅有两排私人搭建稍挡风雨的石棉瓦棚,路的中心都是众多村里来的乡下人摆上的自种瓜果时蔬。可惜在九几年那段路就被整治了一趟,石棉瓦棚全部被拆了,路面也重新翻修,成为了一条新的公路,自然也不再允许摆摊。所以后来许多人才转到了三合,形成了当时三合市场那边摊位摆到小巷内的情况。只是如今市区内新的市场也不少,加上各种超市,菜市场的人也就比往前少得多了。

不论是买菜的,还是卖菜的。

“那你怎么转过这边来了呢?”小椎有点奇怪,按照老伯说的,他家的确距离小江市场那边更近一些,现在虽然有了电车,不过也是多了半小时的路程。小江市场目前还在,前阵子刚听说要加新铺面来着。而且过来了之后这边的档口都已经被附近的人占得差不多了,老伯只能在街边摆野摊。

“要盖新房子,我那排档子被拆咯。”老伯的回答很简单,却是夹了数不清的心酸。

这个时代发展的太快了,无数的新起总是建立在一处处旧的废墟之上。年轻人适应起来或许还行,可是老伯这样的年纪,的确很难受吧。

奋斗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地方,就这么没了,然后要到另一处去从头开始,并不容易。

饭后看看天气,小椎再度拉上南歌下去走走。

是真的拉着手,在除了他们两人一狗再没其他动静的昏暗楼道里,两手交握从十楼走下去的。如今的电梯房,会走楼梯的人本来就少,所以虽然算是公众场合,却没有被别人看到的风险。即使明知道这种情况完全是自己在自欺欺人,但是多少也算是在家外面,小椎十分乐于享受这种隐秘的亲密感。

二货在前面撒着欢跑下去想着快点找到新认识的小伙伴,在小椎他们这个角度看感觉就是一条肉虫子不断的飞下去一样特别喜感。

不过总算是二货比较听话,跑了一段路如果没看到南歌和小椎跟上,就会在拐弯的地方等一会他们。看到人影了,才会继续冲往下一站。

“你说它腿这么短为什么下楼梯的时候还这么利索呢?万一拌一下不就整个肉球一样滚下去了?”小椎想想二货滚下楼梯的场景,指不定和猫捉老鼠那个动画片里面的一摸一样吧?

“恩。”

“不过看它这样,多运动也是有好处的,不然我可不敢再给它那么多肉吃了。”因为二货表现出对减肥狗粮的抵制,所以那几盒用完了之后,他们就没有再买新的。反正肉么,多一点少一点,不超格就行了。尤其二货如今的劲头,说真的手感是越来越好了。有时候不用二货蹭上来,小椎没事自个都喜欢喊它过来给它揉一把。

“恩。”南歌的回答依然是简单执着。

但是小椎侧头看的时候,能够发现南歌嘴角的小弧度。

楼梯间并不宽敞,二货已经跑到前前面的拐弯口去了,看不到身影。上下都是空荡荡的一片,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感觉。

小椎揽过他目前最有下手经验的腰,把南歌压在了一边的墙面上。虽然一直在走,但是对于南歌来说好像静立一样,呼吸和体温没有多少变化。相对来说小椎的体温就高得多,贴在一起经纬分明,然后又慢慢的融成一片。

依然是一个十分轻缓的吻,浅浅的贴触,慢慢的厮磨,交汇的是温情和暖意。

只是在小椎意犹未尽但是已经打算停止的时候,他感受到了自己的腰间也多了一只手臂,由下向上固定住了他,然后他对南歌所做的事情,被反弹了回来一样,甚至有越发深厚的趋势。

最终还是在楼下等得不耐烦了的二货跑上来打断了他们。

看着不再冲到楼梯口拐弯处再等人而是走几步就回个头的二货,小椎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形容。尤其是只要停下几秒,二货就会立马回头开始扯裤腿大法,不走也得跟着走。

光是看南歌的脸,小椎就知道自己的嘴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一路上都选着光线暗的路线。到了二货平时和一休玩耍的地方,他们也是站在一旁的芒果树下慢慢的绕圈,并不去靠近直接坐在草地上跟着一休二货玩耍的叶升。

两个大男人并肩绕着树走可能是挺奇怪的,不过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别人看到,小椎乐得享受这样的清静。

小区里人气依然稀少,不过听说即将有一批旧城区拆迁户要过来了,很多人都是举家带口连老人加孩子,到时候想必要热闹许多。

这小区位置偏僻,户型多数比较小,房价不高,算是安置拆迁户的好选择。虽然一般来说,是应该尽量在本处拆迁的附近或者原地新建起的小区里赔以新的房子,但是中间的时差很多人并不愿意等待。所以安置的那边就联系到了这里,定下了一批位置不是特别好胜在价格便宜的房子。再说只要肯搬到这边,面积的换算也能大一些,大概有一百多户将在下个月期陆续搬过来,加上前期的装修什么的,物业部的现在就已经开始忙碌了。

等人越来越多,他们大概再也没有如今这样的机会了吧。

不说南歌看起来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即使他并不害怕别人异样的目光,但是如果能够避开那些可知的麻烦,小椎愿意在外面忍耐一些。

一休本来就还是个半大的幼崽,原本和二货差不多大只是腿长了一些,如今居然已经明显的比二货大了一圈。本地的土狗本来体型就比较大,特别高壮的那种可以达到人的腰部,还能给幼儿骑着玩,远不是二货这种小身材比得上的。况且不论其他,腿长就完全不一样啊……

看着正在不断试图扑倒一休的二货,小椎又想到了一个很久远的问题,二货到底是什么品种来着?

听说二货如今已经两岁多了,那么已经算是成年犬,应该是不会在长大了。

不分大小,狗的寿命普遍只有十余年,还是在比较健康的情况下。

他或许,应该对二货再好一点。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